這樣瞭解青少年 與孩子的對話紀錄之二
不只是要個道歉 ◎劉威羲/人本教育中心專案企劃

這是基地工作人員處理孩子爭執時的對話紀錄。

大約八點左右,小芬氣沖沖地走上來,問他怎麼了?他一開始不肯講,後來要講又講不清楚。我就跟他說:沒關係,你慢慢來,靜一下、想一下。過了一會兒,小芬才慢慢地說,阿明沒有經過他的同意,就把他正在聽的CD換掉(在基地一樓有一台音響,大家可以一起聽音樂)。

我問,所以你很生氣?小芬說,對。我就說,好,那我們下去找他問清楚這件事情。

小芬這時候說,不要。但同時,旁邊有另一個孩子插嘴說,趁威羲可以幫你撐腰的時候,你要下去跟他講清楚啊。我趕緊說,我不是要幫小芬撐腰,我只是想要去把事情搞清楚。但是小芬還是說,不要。

我心想,小芬心裡應該是有一些擔心或害怕,可是我摸不準他的擔心是哪一類。那時我就猜了好幾種可能,並且問小芬是不是某些原因?但是他通通否認。

後來,在我努力猜了好半天之後,小芬才說,他害怕阿明會聯合小美跟小晴(另兩位常來基地的孩子)來孤立他。

我問小芬,這件事情如果真的是他們沒有經過你的允許就換掉你正在聽的CD,那是誰沒有道理?

小芬說,是阿明。

我就說,基地是講道理的地方,小美跟小晴也是講道理的人,他們不會因為對方不講道理而贊成他們。

小芬這時候說,如果有小婉(另一位小芬的朋友)陪他的話,他就願意去跟阿明談。

我說,好,但是我會先下去聽阿明說這件事情。

到了一樓,我把阿明叫住。他應該不知道我找他要幹嘛,但是我可以感受到他的不耐煩,開頭我就直接問他,剛剛小芬跟我說,他在一樓聽音樂聽到一半,然後你就換成另一張CD。

接著我先停住,想等阿明開口。阿明的第一句話就是,「因為小白要聽,小兔也想聽,所以我就走過去換,換之前,我記得有人跟小芬說可以借聽一下嗎?但聲音很小,小芬可能沒有聽到,然後我就去放了。」

我接著問,那是誰說「可以借聽一下」的?阿明說可能是小白,小兔則說不是他,但是也不覺得是小白,他說,「好像有人講,可是不確定。」

我就問,然後呢?

阿明說,小芬說了一句「煩耶!」就上樓了。談到這裡,我又覆述了一次他們說的經過,跟他們確定我沒有會錯意後,才跟他們說,小芬其實覺得不舒服,所以才會在樓上跟我說這件事。

阿明這時候說,我們又不是故意的。不過小兔聽完以後,開始覺得是他們不對,所以想要跟小芬道歉。這時候阿明的臉開始垮下來,一臉不情願的樣子,跟我說:「對啦,這件事是我的錯,那我去道歉嘛!」

我趕緊跟阿明說,我來找你不是要你來道歉或者是算帳的,我只是想要知道事情到底怎麼發生的,順便聽聽你的想法或感覺。

阿明又說一次,「是我不對啦,我去道歉可以吧?」小兔也說,「對啊,是我們不對。」這時,我感覺阿明其實是因為情勢所逼才要道歉,所以先請小兔離開,想要多跟阿明聊聊。我問阿明,「你要不要說說看,我來找你談這件事情,你有什麼感覺?」

阿明說,「沒有什麼感覺,就是我不對,我去道歉。」

我當時看阿明的樣子,其實不像是要道歉的樣子,就跟他說,「我不是來找你道歉的,也不是要你認錯,你的表情也不像真的想要道歉,你心裡一定有些情緒,或許是生氣、或許是委屈,或許是其他的……我不清楚,但是我來就是想搞清楚你是怎麼想的……」

講完這段話,我一下子不知道要接什麼,阿明也沒有接話,就這樣沈默五分鐘。

後來我靈光一現,就問阿明說:「現在你要不要再說說你的想法?」阿明的回應果然還是一樣,「就道歉吧!」我就緊追著說,「但是,你剛剛有說,你不是故意的,如果是我,我才不會道歉!」

這時候,阿明開始說出他對這件事情的詮釋,他解釋,「這就像你不小心撞到人你會道歉一樣。」我趕緊釐清,「對,就像我不小心撞到人,我會說不好意思,但是那個跟道歉不太一樣,這個不好意思之所以不是道歉,是因為我的重點在說明剛剛我的情況。」

說完這個,阿明好像比較坦然一點,但是又僵持了一下,他終於說出他的真心話,他說:「這件事情明明就是三個人的事情,為什麼我只找他?」

我問:「所以你很生氣我只找你?」阿明說「對」。我說,「所以我一開始會強調,我找你來不是要罵你或要你道歉的,只是想聽聽你的版本是什麼,想聽聽你的想法和看法。」

阿明接著問,「那是不是以後有問題都可以跟基地的大人告密?」我問,「所以你覺得小芬是『抓耙子』,喜歡打小報告?」阿明終於有機會說出他的委屈,他說,以前他的電腦或是CD Player也常常因為一下子不注意就被拿走,但是他把他們當成朋友,所以都不追究,要算帳他也可以來算啊。

我說:「所以你很生氣別人沒有經過你的允許就拿走東西?」阿明說,「對,非常不爽!」接著,我就問了一些他遇到這些事情的情緒,讓他把一些想法說出來。

他嘰哩咕嚕的講完之後,我就慢慢問他,「那碰到這樣的事情你會想怎麼辦呢?」他說,「可以跟你們講啊,但是這樣你們的事情會很多!」我說,「沒關係,我們就是專門來處理你們這些事情的。」阿明就說,「不要,我要跟他們用說的。」我就問,「那你要怎麼說?」他回答:「我會跟他們說,這是我之前在用的,因為我剛剛去上洗手間被你們拿走了,可以請你們還我嗎?」

我覺得很好,就稱讚地點了點頭,這時我也問他小芬的事情要怎麼辦?他說,他要和小兔和小白商量一下。

這件事情,就暫時告一段落。

與青少年相處的幾項具體原則

瞭解青少年,其實跟瞭解任何一個「人」一樣,需要細緻地聆聽與瞭解。有時候,我們會幫忙猜想,這會讓孩子知道大人很願意而且需要知道他們真正的想法,孩子因而能夠學會適切的表達;很多時候,我們要一直強調不會因為他們的說法或想法就論斷他們的對錯,因為在過往經歷中,青少年常常因為很快地被評斷,而失去了自己發展出處事原則的機會。

以下,提出幾項具體原則(取材自人本出版,《快樂新父母》有聲書):

一、永遠不要不加思索地拒絕青少年的要求。即使是非常荒謬的要求,也應該慎重考慮之後,把它「當作一回事」的回絕,而且,必須附以充分的理由。

二、永遠不要強迫青少年接受我們的要求。即使是非常必要的要求,也應該用「我希望……」或「我建議……」,至少要在「形式上」留下他可以自主的空間。

三、只要與青少年有關的決定,都必須事先詢問他的意見。即使是非常不足取的意見,也應該認真傾聽並與他討論。

四、永遠要以對待成人的態度對待他,除非在某些情況下他自動願意充當小孩。

五、永遠要表示對他的支持與肯定,即使是在犯了嚴重錯誤之後,也應該肯定與支持他終將改正的可能。

〈原文刊載於《人本教育札記》196期〉

創作者介紹

三重青少年基地

teena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