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青少年碰上老眷村…
—記「少年遊」座談會整理◎廖珮劭、何馥齡

眷村的形成有特殊的歷史情境,也逐漸成為台灣的文化之一,但是一般人對眷村總不甚瞭解。今年暑假,由人本三重青少年基地和中華民國都市設計學會合辦「三重市眷村文化歷史探索隊」的少年遊活動,帶孩子到三重空軍一村去觀察眷村的生活環境、傾聽居民的聲音。當成長於多元、開放社會中的青少年,碰上獨樹一格的老眷村,彼此會激盪出什麼樣的火花呢?

為了瞭解青少年對眷村的想法,我們特別舉辦一個座談會,由人本三重青少年基地館長江思妤擔任主持人,邀請六位參加「少年遊」的青少年們:明日羽狼(準備大學聯考中)、汽水(高三)、魚(高三)、阿智(高一)、冷凍貓(高一)、小賀(國三),談談他們如何瞭解眷村,看到什麼面貌的眷村。本文摘錄精彩的對話,讓關心孩子的您對他們有更多認識與瞭解。

江思妤(以下簡稱江):這次的少年遊的小組報告上.有人做了一首歌獻給眷村,還有人念rap...除了這兩個特別的報告形式之外,很多組也有很精彩的報告,我們從冷凍貓那邊先開始好不好,你們那時候為什麼想要寫一首歌?

冷凍貓:那種地方看起來就很寧靜…就有感而發。

江:你們歌詞怎麼來的?

冷凍貓:就是先知道她的意思,譬如說一線天阿、防空洞阿、小山丘,為什麼會有?先大概瞭解她的意思這樣子。還有在那邊的生活,他們為什麼會來台灣的原因...

江:那其它組是報告什麼?

魚:我們報告感想,這幾天的討論過程,其實蠻妙的,一開始我們想要討論為什麼要被保護下來?但後來我們討論的方向反而不是說這東西是怎樣怎樣,我們的討論方向反而是說被保留下來的價值在哪裡,後來就開始探討它的價值。

江:你們有任何結論嗎?

魚:被保留下來的這個價值我們這兩三天沒有討論出來,但我們這兩三天討論的結果是一定有個價值在,我們舉例說明那個價值。像樂生療養院保留的價值很大,因為樂生是是全世界惟二的痲瘋病院。所以,空軍一村被保留一定有它的價值存在,只是我們還找不出來那個價值到底在哪裡。

江:你們提出來後,董俊仁(編註:董俊仁是三重市眷村文化園區營造工作小組成員)有回應這個問題嗎?

明日羽狼:那天時間不夠,而且董俊仁不在場。我自己的想法是說,在那兩天之內,你要去聽那麼多意見,或許時間真的不夠;像我自己回家上網去看,有關於一村的一些介紹,就比較少看到為什麼我們要去保留那座眷村?我自己是一直覺得說,我們應該再多花一些時間去想這個事。

江:你們那組做什麼?

明日羽狼:我們那組做個小紀錄,就是一個短片。我們訪問了村裡面的一位樂阿姨,還拍了一村的照片,再加上每個人講出自己參觀完空軍一村之後的感想,做成紀錄小短片。在影片裡,樂阿姨跟我們解釋各種眷村裡的制度:糧票、米票、油票。我們第一天還有去到一村的外面,在淡水河岸俯瞰空軍二村。我覺得很疑惑的是,二村的外表看起來比一村還更像眷村。他們名字那麼像,為什麼我們要保留空軍一村而不是二村?目前我查到的資料是除了有空軍一村,還有已經被拆掉的博愛新村,另外三個我不知道叫什麼名字。三重總共有五個眷村。

阿志:我們這組也有去看另一個眷村,叫中興新村,和一村的規模差很多,一村還蠻寬廣的,中興新村剩小巷子而已,小巷子之間更像以前眷村的感覺,有一點小髒亂,也沒有一村比較現代的、改建過的一些房子。

江:所以明日羽狼跟阿志跟魚,都有一個隱隱約約的意思是說,感覺起來空軍一村的保留性好像沒有那麼的明確,是這個意思嗎?

魚:空軍一村保留的優勢在防空洞。因為我們那組人訪問東明(編註:東明是三重市眷村文化園區贏造工作小組成員),他說空軍一村的地方在日據時代有防空砲,但改成眷村之後,防空砲被拆掉,只剩下現在的防空洞。而一村是眷村裡面,既是眷村又有防空洞,其他地方沒有像這種房子了。

江:你同意這樣的說法嗎?

魚:我其實還蠻同意的。我們當初在探訪的時候,做了一個不算大膽的假設,假設空軍一村被留下來是因為這裡的人想繼續留下來,可是我們錯了,並不是。主要是某些人,眷村以外的人想要保留這個眷村,這個假設被推翻,我們就很難想出說,為什麼要被留下來,我們知道有價值在那邊,我們還找不出那個價值在哪裡。

江:這次少年遊的闖關活動,設了幾個關卡,裡面有一關是討論圍牆與柵欄。你們討論之後,對眷村的圍牆有不一樣的想法嗎?

冷凍貓:我以前看到那個柵欄以為那是停車場...

明日羽狼:我以前坐車經過空軍一村時,就覺得那應該是一個住宅,為什麼會有個柵欄?你可能會在台北市看到那麼社區分明,但很難在三重看到那麼分明的,就是…

魚:「非本社區住戶請勿進入。」

明日羽狼:對!少年遊之後,我瞭解空軍一村附近是三重所謂的豆干厝,就是色情行業。我覺得為了保護治安,才用那個圍村子。

汽水:我覺得說,一開始他們會把自己圍起來,可能是他們是軍人的小孩,不然就是眷屬,他們自己會認定自己跟平常人不太一樣。像我們就是普通人,他們就是有身份地位的,想要把自己圍起來,不想跟外界接觸,不想讓別人來侵犯她們,怕會有衝突。 

魚:那是一種保護心態。我問大家一個問題,有一個房子你不知道他在幹嘛,如果房子外面圍一個圍牆,你會想要要進去嗎?

其他小孩:你越保護我越想看~

江:關於圍牆的議題你們還討論了什麼東西?

明日羽狼:他們都是走後門,他們的房子有前門後門,但是他們都走後門。我不知道為什麼,可是他們都走後門…

汽水:我覺得他們可能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小公園那邊,所以他們就很自然往那邊走,走到小公園跟鄰居聊天,喜歡從後門過去。

江:你們有討論到說,這樣一群人住在有圍牆的眷村裡面,大家在裡面的感情或者說生活形態和圍牆外的人有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明日羽狼:過年有個很特別的就是大家菜。樂阿姨說他們過年時,都一家一戶準備一道菜,端出來在大樹下,大家一起吃。全村一起吃團圓飯,吃飽飯還有一個摸彩。 

汽水:剛剛講那個裡面的人的相處,我們訪問的時候有人講說,軍人有服從、有輩份關係。將軍的小孩和不是將軍的小孩就會不一樣。另外,像我們三重的大拜拜,他們從來都不參加,也不是不信教,他們把自己隔閡在那個村里面,不會想要參加三重的活動,他們自己就凝聚在一起,把自己當成一個個體。

江:像眷村這樣,有自己的團拜,團圓飯是全村的人一起吃,有圍牆圍起來,不要外人隨便進去。像這樣的一個狀況,對於他們和外面的那群人的互動會發生怎樣的影響?

明日羽狼:我們訪問樂阿姨,她說小時候剛好是228事件的時候,本省小孩和眷村小孩真的是有很明顯差異,因此容易有衝突。但我那時候有問他一個問題:我媽說他們那個年代,有雲州大儒俠的話,整條街是連一隻狗都看不到。那你們眷村小孩子會看那些書嗎?樂阿姨說,史豔文當然看阿。我覺得雖然是有外省和外省的區別,但在生活上還是也一些很類似的事情。

魚:我現在想到眷村被保留下來的價值,就是,現在我們這個年紀,像我、小賀,應該就比較不會在意你是本省還是外省,這種區隔會慢慢的消失;但為什麼那個年代會有這樣子的區隔,保留眷村有這個歷史意義。

明日羽狼:那個時候播遷來台的時候,我們的蔣介石先生就很想反攻大陸,如果要讓軍人走得無牽無掛,不要跟這片土地融入,跟這邊居民沒有任何關係,這裡只是過渡的地方,到時候如果反攻大陸就可以走得很瀟灑、很自然。我覺得有沒有可能也是這種原因造成的。

汽水:剛才魚講到那個保留的話題,其實就算現在三重的古蹟,講出來也沒多少小孩知道是什麼。眷村如果只是保留下來的話,未來會不會大家覺得只是舊房子,不會想說它是眷村,或有什麼歷史意義?

江:我幫忙回應這個問題,剛才汽水是說,就算被保留下來可以見證歷史,可是就很像先嗇宮一樣,雖然是三重最有名的古蹟,但大家都不知道先嗇宮有什麼厲害之處,每個人可能有聽過、有看過、有去過。所以汽水的意思是說,就算只是保留下來,如果沒有什麼作為,想要保留的那個歷史意義和價值是會消失的。

江:這兩天有沒有比較印象深刻的事情?

冷凍貓:闖關活動時,關主思宇向大家介紹一間半房,那是一位阿嬤住的房子,那個房子令我印象深刻。一間半房就是乙種房,是給一對夫妻、兩個小孩的家庭住的,只有一間房子再加半間的大小。我們進去之後很意外地發現,廁所沒有門,也沒有圍牆,一進去就可以看到馬桶。

明日羽狼:思宇解釋說,那是因為後來阿嬤的小孩都搬出去了,而且阿嬤行動不方便,只能擦澡,所以不太會用到廁所,因此廁所沒有門也沒關係。

汽水:闖關活動的時候我們去參觀將軍府,進去之後,覺得那裡很寬闊,住在那裡的徐先生說,他自己有改建過,除了往上蓋之外,還整個擴建出去,不但有陽台還有小池塘,而且他承認這是違章建築;但老太太住的一間半房,就只有一個房間,頂多有樓上,空間非常狹小卻沒有辦法擴建。我們問徐先生為什麼要改建,他說是為了讓他兒子回來可以住。我心想,這有點不平等,為什麼不同軍階,有這麼大的差別待遇?

阿智:在那裡拍了很多照片,讓我覺得印象深刻的是,村裡有很多東西都換新了,可是仍然留有一些舊的建築,我們就取一些角度來拍攝,拍起來有很古老的感覺,和我印象中小時候住的鄉下房子很像。

江:那你們這次有沒有什麼事情是本來不知道,去了眷村後才發現的?

魚:我以為眷村的人只會下棋還有泡茶,沒想到原來他們會打麻將!參加少年遊時,我們有進去村自治會,就看到有三、四桌的人在「發揚國粹」!

小賀:瞭解「摸乳巷」的由來之後,我覺得摸乳巷還蠻寬的,比想像中的寬,沒有很窄,本來以為只有一個人可以走過去。

汽水:在地面上行走感覺還蠻寬的,但是樓上都會往外擴建,所以越來越窄,形成「一線天」的景象。

明日羽狼:我們有去找王村長,請問在他的家鄉福州,代表食物是什麼?他說,是「燕丸湯」。它特別的地方是,不像貢丸是把豬肉打成肉漿再做成丸子,燕丸則是把肉漿打成薄薄的一片,像餃子皮一樣,再把肉包在裡面。他還介紹福州的特別菜—紅糟,浙江則是醃漬菜、鹹魚乾…認識了很多不同省份的代表菜!

編輯部:認識眷村文化對你們來說有什麼影響?對你們而言,認識眷村有什麼樣的意義呢?

阿智:我覺得在眷村裡面很舒服,就像我小時候曾住在鄉下的感覺一樣,所以去眷村讓我回味起許多從前的記憶。現在鄉下越來越都市化了,原本的純樸感跟人情味都淡掉了,而去眷村能找回鄉下的感覺。

明日羽狼:我想回應關於認識眷村的意義的問題。我的國中老師曾在課堂上簡單地介紹過空軍一村,當時我就對眷村感到很好奇。大多數的人都會認為三重是一個黨外的民主聖地,有的人則認為三重是流氓坑;而且,我所接觸過的文化跟歷史,大都是以南部來的人為主體,沒有人提到三重的眷村文化,所以聽到三重有眷村令我覺得很訝異。我覺得,我是三重人,所以很想去認識曾經在這塊土地上發生過的任何事情;這是我的故鄉,所以我想要去了解它的歷史,即便是少數人的眷村文化,我也很想去了解。

冷凍貓:我一開始對眷村的想像是,一堆退休軍人住的地方,並沒有很了解,聽說三重有眷村,也覺得蠻訝異的,還聽說那邊有很多大樹,去了之後發現真的超鄉下的,感覺與世隔絕,很寧靜。

明日羽狼:我覺得空軍一村的人還蠻幸福的,在那裡,只要有人需要幫忙,一定是全村大小總動員,那種人情味的濃厚,讓人彷彿感覺到台灣古早時期的人情溫暖。不像我們家住公寓,跟隔壁新搬來的鄰居不熟,跟樓上的鄰居,雖然見面時會打招呼但卻不了解他,我們的社會因為詐騙集團或種種原因,使得人與人的感情越來越疏離。在眷村則是一群外省人住在一起,裡面的阿姨做了點心就會和大家分享,我覺得在工商業社會能看見這樣濃厚的人情味,是很難得的。

小賀:那時候知道少年遊要去空軍一村時,我有去圖書館看一村的資料,看到很久以前的照片,照片裡面大都只有介紹防空洞,實際去了眷村才比較了解那裡的文化。我認為把一村保留下來是有價值的,我們歷史課堂上常常是一直看著課本學歷史、憑空想像,我覺得不如把這個地方留下來做完整的規劃,提供給三重地區的學校做教學,會有更實際、深刻的體驗。

冷凍貓:我本來對外省人沒有太多的了解,只知道本省人和外省人會衝突,但這次去少年遊令我覺得,人就人嘛!有差嗎?

明日羽狼:我覺得我們應該以中立的態度來了解一個和自己不同的文化,面對不同於己的文化,就是去認識、了解,至於好或不好,在於個人的判斷,但是前提是要先去認識那個地方的文化,再來評斷。舉例來說,我們現在有很多外籍配偶,很多人都會說,他們教出來的孩子都是發展遲緩,或者認為他們的國家是很落後的地方,我很不贊同。首先,那些人這樣評斷他們,但是,批評他們的人對他們的文化了解有多少?第二,小孩遲緩發展,是因為最親近的媽媽使用的是他們國家的語言,如果這樣的小孩是在他母親的國家長大,還會發展遲緩嗎?其實不見得;第三,如果有人跟我說有免費留學的機會,我可能還會遲疑,學了這麼多年的英文,都還會遲疑,所以我覺得他們很有勇氣,他們講的語言和我們完全不同,卻飄洋過海來台灣生活。台灣自稱多元社會,其實還蠻虛假的,對於外來文化沒有認識很深就批判,我覺得這很不公平......應該要先瞭解嘛!

汽水:參加這次的少年遊,認識了不同族群的文化,我想,能夠讓人生的知識更開闊吧!

相信價值,也不放棄思考義理,這群青少年探訪老眷村,拓展的不僅是認識,而是更深刻的思考空間。年輕的心靈,真是柔軟精彩!

〈原文刊載於《人本教育札記》208期〉

創作者介紹

三重青少年基地

teena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