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青少年去旅行
-記三重青少年基地少年遊 
人本教育基金會三重青少年基地

青少年基地在寒暑假都會舉辦免費的少年遊營隊活動,對象是各國高中輔導室推荐之學校個案,或者中低收入戶子女。今年暑假原本只能收五十名學生,但透過學校以及社福系統招生宣傳,有七十多位學生報名參加。為了照顧到每個報名的孩子,我們還特別加開梯隊,二個梯隊加起來總共近一百人。

大部份的孩子都是第一次參加過夜的營隊,沒有睡袋也沒有像樣的旅行袋,雖然沒有光鮮的旅行設備,孩子們用自己的手、眼、腳、腦為自己完成了五星級的旅行。

暑假三天二夜的少年遊結束時,我們在回程車上發問卷請孩子們填寫,出乎意料之外,每個人都搶著要填問卷,甚至有孩子因為問卷數不夠,特地跟我們回到基地寫問卷。

為什麼孩子們這麼喜歡寫問卷?我們想,是因為這次少年遊大家不只是玩得高興,而且是有投入有收獲,非常的盡興!

孩子們修改了問卷題目,自己在「這次活動內容的滿意程度」這一題裡加上「太太太滿意」來勾,但,一開始並不是這樣的……

少年遊的孩子,大部份是透過學校輔導室轉介報名來參加,輔導老師甚至擔心的問我們:需不需要老師全程「陪玩」。這些孩子在學校多少都有令人頭痛的事蹟,不是學習意願低落,就是所謂的行為偏差,當然,兼得的也不在少數。

因此,孩子們一開始並不好相處。也很快的,就抽起煙,打起架來了。

抽煙、打架怎麼辦?大家也都等著看我們如何處理,是懲罰呢還是假裝沒事?是會殺雞儆猴呢還是連坐法全都罰?孩子們萬萬想不到的是,我們既不懲罰也不張揚,就是談,一個一個談,一群一群談,談什麼?談為什麼要抽煙,為什麼打人,被打的感覺是什麼,打人的感覺如何,最氣的是什麼,如果事情重來如何避免……最最後談,自己有沒有不對的地方,是什麼。然後,再讓雙方對談,並就各自願意道歉的部份跟對方致歉。

孩子們出了事,既沒有被打、沒有被罵,也不會事後被告狀,只是和我們前前後後足足談了五個小時,談得人仰馬翻。但孩子們非常清楚的意識到,這裡解決問題,但,不打人。

第二天,大家帶孩子們前往烏來分組進行觀察訪問,為第三天的辯論做準備。有了第一天的經驗,活動員內心早已做好最壞的打算:如果無法進行訪問或觀察,至少要讓大家玩得平安玩得高興。大家分組在烏來的街頭走著,走著走著,就有人開始邊走邊唉,我們提醒自己:孩子願意跟著走就很不錯了,讓他唉一下沒關係。奇妙的是,唉著唉著,孩子忽然說:去問那個人,那個人看起來像觀光客。也有人賴皮說,不要走了不要走了,一屁股坐下後說:不然我們去問旁邊那家人。

於是我們發現,這些十四、五、六歲的孩子,果然還是孩子。他們並不如表面上那樣的拒人、冷漠,排斥,只是不習慣「合作」。孩子們走累了,會想要賴皮,但心裡還是掛記著我們出發前說好要進行的事,也發現問人看人真的有點好玩,只要他的賴皮可以被接納,他也可以好好的有點享受的完成他的承諾。

第三天,要分組討論辯論內容,再進行生態與環保,經濟與產業的辯論。一開始講解分組以及辯論方式,就有幾群人坐得遠遠的,也不是要拒人於千里之外,但看得出來絕對是狀況外。

帶到狀況外組的大人們,開始與組員會合,討論:「哈囉,我們這一組是要代表原住民,你們覺得如果你是原住民,你願意烏來這裡開發烏來後山聯外道路嗎?」

「我們又不是原住民」

「我知道我們都不是原住民,但是我們昨天有去走過烏來也問過很多人,那假裝你是原住民,你同意開路嗎?」

「我不是原住民,我不知道。」

「那不然,我們來想想看,如果你住在山上,要買東西看病什麼的,都要花上好幾個小時,如果開一條路,是不是就比較方便。」

「我不要,原住民都是自給自足的,自己種菜養雞,生病去拔草藥就可以醫好了,幹麻開路,開路就會有很多車子,很吵。」

「可是開路之後就會有人來觀光,就可以做生意,賺錢啊。」

「我不喜歡吵,城市人很吵,而且他們都會亂丟垃圾,開路到時又會山崩土石流……」「你剛剛原住民都是自給自足的,那如果有一天原住民無法自給自足,他雖然種菜養雞,但他買不起車子,這時候你覺得要不要開路?」

「…………」

「怎麼這麼囉唆啊?買不起車子就不要買啊,又沒有路幹嘛買車……」

「那如果有人想要買手機呢……」

「那不然就開路好了……」「不行啦,開路會很吵啦……」「那不然你不要買手機……」

大人們翻來覆去的,舉例、鼓勵、反駁、引導,忽略孩子們不經心的負面語言,緊緊的抓著孩子好不容易吐出的一句或二句話。幾個回合後,酷酷的臉一個個有了精神,緊閉的嘴巴也一張張打開來,你一言我一語,最後分組辯論時,孩子們因為對方提出自己沒有討論到的觀點而擔心,也因為生動活潑的舉例與辯論內容博得滿堂彩。

這三天,我們終於見識到孩子們的能耐,孩子們用自己的生命去感受生硬的議題,用自己的眼睛看到人們真實的樣貌,也用他那大大的正直與正義感,去訴說生命中真正美好的事物──山川,綠樹,溪流,昆蟲鳥花以及人與人真心的相處與交往。至於聯外道路呢,孩子們最後說,還是不開的好。

短短三天的時間,孩子們的相貌就有很大的變化,不但話變多,和人的距離變近,最重要的,笑容多了許多。但我們深深的知道,這一切並不是我們人好,而是孩子們找到自己的舞台,而且有一場完美的演出,如果要問我們,對這次孩子們表現的滿意度,我們會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滿意!

原文刊登於2004年人本之友會訊

創作者介紹

三重青少年基地

teena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