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陪伴還要學習
──給弱勢少年的貴族教育  報告人:江思妤

一、三重青少年基地──學習的基地

三重青少年基地原本是一棟四層樓的民宅,二OO一年七月由屋主林先生林太太無償提供人本教育基金會從事青少年工作。在設計師的規劃下,四層樓的民宅整個打通成一個為青少年開放的場所。讓三重的青少年多一個逗留的地方,也讓到處遊盪、無所事事的孩子有個不同於宮廟的去處。

一個專屬於青少年的空間,應該提供什麼?我們曾經想過設計一個攀岩場,擺上撞球桌,再安排一個網路區……基本上,就是把所有大家印象中會吸引青少年的東西都擺進來,但仔細一想就知道空間上不可能兼得,而實際運作上,工作人員也會從照顧孩子變成場地管理者。因此,我們回歸到最原始也是最核心的想法──讓青少年成為基地的主人。只有當青少年成為基地的主人時,這個地方才會是真正的青少年基地,而當主人的人,要對事物有好奇心,要有解決問題與困難的能力,要有想發展的宏願,最重要的,要有學習的能力。於是,我們從學習的概念出發,基地的空間設計除了小舞台,電腦,網路與吧枱,圓桌之外,其它空間保留許多發展的可能,等待青少年們進來之後,一起讓基地變得更豐富。

二OO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三重青少年基地開幕。從學習的概念出發,基地的活動,皆由青少年們發起,工作人員從旁協助規劃。開幕至今,基地舉辦過各式各樣的社團與活動:網路社、籃球社、電影社、點心社、木工社、手工藝社、吉它社、少年遊、國二英文數學課業輔導、國三讀書計畫……;近來還有孩子們主導擔任講師的社團:美容社、日文社。

基地開幕初期,多以社團活動為主,孩子們發起了撞球社,籃球社,網路社等等,但社團進行幾個月之後就遇到困境:孩子們常常因為小小的不順利而放棄,熱情漸漸褪去。於是有人提議要再開別的社團,吉它,電影,踏青,飲料……新的社團不斷的出現,原來的困境仍然沒有被解決。

去年八月,基地嚐試不同的作法:開辦國二英文、數學課業輔導,從根本上解決“熱情”的問題。孩子們對社團沒熱情,是因為對學習新事物沒熱情;對學習新事物沒熱情,是因為學習的經驗都是不好的。孩子們有六到八年學習失敗的經驗,大部份都認為自己本就比較笨,本來就比較壞,也本來就比容易失敗;在社團愉快的經驗,無法抵擋每天上課、考試的挫敗,而在社團一遇到挫敗,只能更加深孩子對自我的否定──連不是讀書的事都做不好。孩子需要好的讀書經驗,需要證明自己在讀書方面的能力,這一切,就要從協助孩子們讀書開始。

去年八月的英數課輔,從根本上改變了孩子與基地的關係,基地除了是孩子們可以遊戲,交友,談心,求助的地方之外,孩子們還可以在基地得到對自我期許以及對人生期待的協助,也是從課輔開始,我們成了孩子遇到生活上,生命中的困難與挫折時的陪伴者以及協助者,並且和孩子一起從中找出一條可以前進,發展的道路。

二、什麼樣的青少年需要基地

二年多來,基地己接觸近三百位青少年,有三重地區所有國高中的學生,還有遠從蘆洲過來的孩子。三百位孩子裡,近二分之一是單親或父母都不在;家裡經濟拮据,收入不穩定,或者己經在領政府補助的,也超過二分之一。

現在基地的「常客」(一週來基地一天以上)大約有七十多人,其中有近四十人是一週來二天以上;遇到國定假日,基地要休館時,總會聽到孩子們抱怨:這樣我們會沒地方去。如果我們用青少年的眼光去街上走一圈,就會發現青少年可以逗留的地方都需要消費:泡沬紅茶、速食店、網咖、撞球場、逛街……,兒童們還有社區公園可以去,成人們有錢有交通工具,可以去的地方更多。弱勢的孩子,沒有錢也沒有能力開發自己生活的去處,如果家庭與學校無法提供基本的穩定,孩子就會長期處於無奈與無助的狀態。

小米今年暑假報名參加國二英文課輔,上過課的第二天,小米早早就來到基地,課輔四點結束之後,她還留在基地一直到九點半基地關門。這樣的情形持續了一個星期,我們不禁好奇基地哪一點這麼吸引小米?問過小米,連絡過家裡,原來,小米爸爸和媽媽在三年前離婚,房子歸媽媽,小米和妹妹也都判給媽媽,爸爸前幾個月工作出狀況,沒地方住,媽媽又收留了爸爸,因此家裡的氣氛很不好,除了爸爸媽媽會吵架之外,小米和媽媽也常起衝突。暑假學校只上半天課,小米每天回家幾乎都會和媽媽吵架,有了不必花錢的基地可以待,她可以好好的平心靜氣的讀書,寫功課,和朋友聊天。減少和媽媽衝突的機會之後,小米反而比較能夠靜下心來思考媽媽的處境。也比較有耐心面對媽媽的嘮叨。

小米是常來基地的孩子其中一種典型,他們或許父母離異或許單親,家裡可以提供基本的生活照顧:三餐、有固定的住所、情感的支持。但父母對孩子的教養方式多是指責或打罵。孩子大了,不願意再受到過多的拘束與壓力,就需要有一個喘息的地方;孩子們家裡的經濟並不寛裕,甚而大部份是拮据的,無法去需要消費的場所,基地就成了孩子們最自然的選擇:一方面基地完全不收費,孩子可以放心的待著;另一方面,基地提供一個可以和同儕玩樂:上網/圖書館/跳舞……,可以和大人放心交談,抒發心情的場所。

大成也是今年國二參加課輔的孩子,來上課沒幾天,就把弟弟大發(國一)帶來基地,二兄弟幾乎沒有穿過便服,學校的制服也常常是髒的,大發常常跟基地工作人員要東西吃,我們追問之後才發現,大成媽媽和爸爸很年輕就結婚(十六歲,十七歲),媽媽生下弟弟後就離家出走,爸爸進出監獄數次,今年才從監獄假釋出來,二兄弟都是爺爺奶奶在照顧,爺爺七十多歲只會講山東話,奶奶六十多歲只會講台語,爺爺身體不好不能出門,家事就靠奶奶一人處理,二兄弟正在發育期食量大,奶奶如果生病沒法出門買菜,家裡就隨便吃,那一陣子奶奶血壓高,無法做家事,大發一到基地就喊餓,土司可以吃個五,六片。

沒錢的孩子,除了學校與家裡,幾乎沒其它地方可去,家裡如果衝突不斷,孩子需要一個喘息的空間;父母或家人無力提供情感支持與照顧的孩子,需要其它穩定的力量協助他們面對家庭的不足;家裡經濟出了問題的孩子,需要臨時或長久的協助。

在基地接觸過的孩子裡,以上三種情形函括了二分之一以上,他們往往也會變成基地的常客。看著孩子小小年紀,就要負擔父母的情緒,家庭的生計以及自己不確定的未來,常常讓我們焦急的思考,可以怎麼全面的幫孩子。

三、為什麼是學習的基地
──學習是孩子天生的能力,是長久的道路

不學是有原因的

因為三重地區的特殊性,基地主要服務的對象,和幫派主要吸收的對象──在學校得不到成就感,翹課,翹家,打架,鬧事的孩子──一致。為了讓孩子喜歡來基地,一開始基地成立的就是撞球社與籃球社,也的確引起孩子們參與的興趣,孩子們因為打籃球研究了拋物線、因為打撞球研究了碰撞運動,因為不被允許的事變成學習的對象,孩子們曾經呼朋引伴,一起來玩,但是最後孩子們的熱情總是無法持續。

在課輔還沒開辦之前,我們在基地最常聽到的,不是孩子們罵三字經,而是孩子們說:我不會,我不要,我沒意見。最常看到的,不是孩子們熱熱切切的說要跳街舞、彈吉它、打籃球,而是當有人吆喝說要做什麼時,大家熱熱切切的回應但最後執行時卻總是小貓兩三隻,今天十人相約明天要一起去做什麼事,第二天大家零零落落的出現,最後不了了之。

活動安排的再有趣,再刺激,內容如何的討青少年喜愛,孩子們仍然有一搭沒一搭的出席,輕易的放棄。最後我們發現,孩子們最喜歡的就是,一對一和大人在一起。這對大人雖然是莫大的鼓勵──得到孩子的認同;卻是個嚴重的問題:孩子們沒有自己。

為什麼孩子們沒有自己?為什麼孩子們對世界沒有好奇?沒有探究各種事物的興趣?我們大膽的猜測,是因為他們沒有自信,沒有好的成功的經驗,是因為,孩子們在學校在家裡,都長期的被否定──因為書讀不好。

因此,自去年八月開始,我們大膽嚐試開辦補救教學,從讓孩子失去信心的地方開始,重建孩子們的能力與與趣。

學習的意願值得等待

阿光今年國三,爸爸媽媽在他很小的時候車禍過世,由爺爺奶奶撫養長大,姑姑叔叔們雖不住在一起,但也會幫忙管教孩子,從小阿光不聽話就會被姑姑打或被叔叔揍,阿光上國中後常常在學校打架,或和老師起衝突。阿光來基地讀書,讀不到三個星期,就撐不下去了。一方面學校己經把阿光安排到高觀懷班,一個星期有一整天在學調酒/看電影/騎馬/溯溪等課程,另一方面阿光並不覺得基測時需要有個基本的成績,如100分。在早早被判定不會讀書也不需要讀書的情況下,阿光對讀書一點點興緻都沒有,我們曾經試著以調酒為例跟他討論濃度的事,阿光一嗅到「課本的」味道,馬上變臉。我們後來和家人商量,讓阿光休息一陣子,等他自己想要讀書時再開始。阿光知道可以來基地而且不必讀書,剛開始開心的不得了,但很快的他就發現自己總是在閒晃,雖然有很多的時間可以找人聊天,上網,但二個星期下來,他自己也開始受不了。

基地的讀書氣氛一直都是開心的,不論是上課或者助教陪讀,總是有孩子高高興興的說他終於明白某件事的道理或原由。阿光無聊了三個星期之後,重新和我們商量開始另一個讀書的計畫,他自己決定讀書的時間、內容以及進行的速度,我們只要求他不可以背,要看過後講給助教聽,於是阿光在讀書的時段總是準時出現,一邊讀一邊問問題,也開始會在讀書時耍寶,講笑話,讓自己和助教有一段開心的讀書時光。前一陣子,阿光甚至主動要求要上數學課。

不論是英文,數學的課業輔導,或國三的讀書計畫,提供給孩子的,是不一樣的學習機會。國二的課程依著學校的進度安排,但不把內容變簡單,而是就單元的重點引導孩子思考,鼓勵孩子參與,創造有效的練習機會,不以一時的成績表現決定孩子的優劣;國三的讀書計畫,以孩子的意願為起點,配合孩子的需求,創造一個值得挑戰,值得追求,而且可以享受過程的考驗。

主動學習來自好經驗的累積

小靜來基地二年多,每天放學就來基地報到,但只和工作人員往來,也不認識基地其它的孩子,總是默默的來默默的走。去年我們開辦國二英數課輔,邀請小靜參加,他一開始面有難色,但拗不過工作人員就勉為其難的答應。上課時,他一貫的沈默,問到考試成績,就大辣辣的把23分的考卷拿給我們看,問他喜不喜歡上課,也不置可否。這樣的情形維持了二個多月,才開始有了一點點轉變。

現在的小靜,考試前會主動要求有人教他,考完試會很在乎自己的成績,雖然成績進步的不多,但以前都是用猜的,現在都是一題一題自己看過想過的成果。也有了自己喜歡的科目,有想要挑戰的成績。

學習不只在學科上

課輔讓我們細緻的碰觸到孩子們學習的狀況之後,基地開辦的社團以及營隊活動,也開始有了不一樣的面貌。

去年十月,中原大學曾光宗老師特地來基地帶孩子們進行十次人與空間的課程,我們暱稱為木工課,曾光宗老師希望透過討論與分享,帶領孩子們發現空間與人各種對話的方式,這樣的課程,一開始的難度非常的高,因為,孩子們幾乎都不願意開口,也沒有特別的想法。一直到曾老師帶來許多國外的作品,讓孩子們睜大了眼睛,感覺整個被喚醒之後,課程開始有了活力與樂趣。最後要在基地門口建造一個鞦韆架時,十多位孩子,第一次七嘴八舌的討論,分工合作,沒有爭吵的一直工作到超過時間。

今年七月,我們舉辦了過夜的少年遊營隊,不同於一般以交誼玩樂為主的營隊活動,我們以服務學習為主題,帶領這群經濟,文化弱勢的孩子,挖掘、研究、討論、分析社會議題,為了討論要不要建烏來聯外道路,孩子們分組在烏來進行觀察與訪談,這件有點嚴肅的工作,在孩子們羞赧而認真的態度下圓滿的完成。而後我們安排了一個各界代表(鄉公所,原住民,商家,環保人士,遊客…)的辯論活動,大家都卯足了全力為自己的立場辯護,讓人驚喜的是,孩子們很在乎自己有沒有辦法駁倒對方的觀點,而且全程都沒有人口出惡言。到了回家的時候,每個人都因為自己有所表現而興奮不己,忘了當天是基測成績公佈,也忘了自己第一次基測的成績不好。

孩子們天生有能力學習而且喜愛學習,但因為長期被打壓,忽略,嘲笑,分類以及逼迫,不但讓孩子學習的味口大壞,還讓孩子以為自己沒有學習能力。

然而,學習是認識事物掌握事物的能力,也就是人在世界生存的基本能力。我們必須喚醒孩子的學習能力,透過學科以及各種社團,才藝,討論,研究等等,提供孩子各種與肢體、興趣、思考、發展有關的課程或活動,讓孩子得到貴族般的教育的機會,享受到學習的樂趣,孩子就有機會掌握自己的人生,往自己想要的方向發展。

四、如何陪孩子學習

在青少年基地,孩子們學習的道路走得顛顛跛跛,大人其實也跟著起起伏伏。

不放棄的等待

去年國二的數學課輔,開始時只有八個人參加,孩子們各有各的狀況,有的人從頭到尾低頭不說話,有的人總是急著想要知道答案,有的人問什麼都說不知道,有的人坐沒三分鐘就說要去上廁所……為了吸引孩子們的注意力,引發孩子的興趣,老師與助教們每天討論,教案一改再改,課堂上同一個問題可以講五,六遍,孩子的進步卻仍然是個遙不可及的夢。深入瞭解每個孩子的故事,我們知道是其它事情絆住孩子,並不是孩子故意找麻煩。孩子不熟悉新的學習方式,也還沒準備好學習,我們除了繼續努力之外,也需要給自己給孩子時間。終於在課程結束,我們詢問孩子下學期繼續參加的意願時,孩子們說:如果是現在這個老師我就要上。

第二個學期,孩子們帶著同學來參加課輔,人數變成十八人。

學科的學習,會或不會都是貨真價實的,鼓勵與支持可以讓孩子願意嚐試,但只有真正學會,才能產生動力,讓孩子持續的前進。重建孩子學習的興趣,學習的信心以及開展孩子學習的能力,除了需要大人的鼓勵、呵護、陪伴之外,過程中大人心態的調整以及重視思考,重視孩子動機與堅持孩子要有想法,是最重要的一環。

成熟的自省

今年暑假,應孩子們的要求,我們開辦了熱舞社。社團一週進行一次,孩子們一開始還熱熱切切的參與,上了幾次之後,出席的狀況變得零零落落。我們問孩子是否舞蹈內容不符他們的期待,還是不適應老師,或是其它原因。孩子們說都不是,但缺席的狀況並沒有改變,也都有各種理由:心情不好/逛街逛太晚/忘記吃飯/衣服穿錯了……各式各樣的原因混雜在一起,反而讓事情變得複雜。舞蹈老師幾度想要放棄,最後終於成功的堅持下來,現在,每個星期六晚上是孩子們最期待的時間。

在舞蹈老師的教學記錄裡,有一段珍貴的記事:

上禮拜一開始,我就跟孩子說了一下上上禮拜蹺課事件,我的感想。我很坦白地跟他們說我回想自己的學舞過程,其實可以理解他們不來上課的心情,如果我上上禮拜讓他們感到不舒服,我很不好意思。其實用語很拙劣,我也想不出來還要怎麼說比較好,但我想就是說了比較重要吧,他們也許當下沒有給我什麼回應,但我一定要讓他們知道這一點,而不要以後為了怕我有情緒而討好我或壓抑自己。我漸漸發現,教學的氛圍有時真是不太能預料,因為人的心情本來就是起伏多變的呀!但是,如果一個老師可以練習成熟地看待孩子的情緒,不把他們的情緒當成負擔或是對自己的攻擊,其實那氛圍是可以漸漸掌控的。

孩子們對任何事情的興趣常常是三分鐘熱度,並不是孩子善變,也不是孩子挑剔。事實上,在學習的過程中,孩子永遠得單獨面對學不會的恐懼,那微小的害怕,挫折,想要成功但更擔心失敗的焦慮,在沒有分數壓力下,孩子反而更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畏懼。熱舞社本該開開心心的跳舞就好,但因為涉及身體的呈現,孩子把所有學科學習的壓力往自己身上擺,不但身體無法自在的擺動,跳舞也不再是好玩與發洩,遇到這些微妙的心理變化,大人很難不被孩子影響。

帶領弱勢的孩子學習,除了要講究教學手法以及內容的安排之外,更重要的是,如實接納孩子的狀況,誠實面對自己不足。我們常常忘了思考孩子的處境,就演出皇帝不急急死太監的戲碼,氣急敗壞時也會忍不住想要怪罪孩子。在帶領孩子超越學習的挫折時,事實上我們也不停的面臨自己的挫敗,唯有承認自己的不足,不拿孩子的行為做藉口,真正的教學才會發生,而學習也才會如實的發展。

五、孩子的第二個家

孩子們因為家庭無法提供完整的照護,很早就開始學著自己照顧自己。但一個十多歲的孩子,能夠處理的事情有限,更何況是經濟,文化弱勢的孩子;偏偏他們遇到的事情又比一般小孩複雜,家人病故、父母失業、繳不出房租被迫搬家、被學校威脅退學、和同學起衝突、被父母長期責打……等等,往往被迫要提早面對人生的艱難。

基地一個星期開館六天,孩子們每天來上課、參加活動、聊天、上網、看書……,也把當天的好事壞事一併帶來。當孩子的家庭,生活發生變動,我們有幸可以即時得知,提供協助,減輕孩子的負擔,也減少不幸的發生。

孩子生活上的問題,不論大小,都相當錯綜複雜。我們非常願意介入協助,但並非總是能解決問題。

暑假的某天下午,惟惟焦急的走進基地說,爸爸把他趕出來,好像要在家裡燒炭自殺。我們火速趕到惟惟家門口,確認不對勁,馬上連絡警察破門,將爸爸救出來。

惟惟的爸爸因為長期失業,心灰意冷而自殺。卻完全不顧惟惟以及惟惟的弟弟。我們幫忙把爸爸送到醫院急救後,終於和惟惟的奶奶連絡上,奶奶從蘆洲趕來三重。爸爸生命無大礙,但不願回顧事情經過,也不願跟孩子談自己的心情,雖然對孩子有愧疚,爸爸還是堅持不說。最後,惟惟和弟弟只好搬到奶奶家,一方面減輕爸爸的負擔,另一方面孩子有人照應。

事實上,惟惟並不希望離開爸爸,在父母離婚後,惟惟一直扮演著照顧爸爸的角色,她希望爸爸可以重新站起來,想要陪爸爸一起振作,但爸爸不爭氣,惟惟也只能任人安排。

有的時候,我們只能先應急,無法深入

小旭才來基地沒幾天,就來基地要飯吃。我們瞭解之後才明白,原來是前一天和媽媽吵架,翹家,晚餐、早餐沒東西吃,捱到基地中午開門趕快來討飯。

我們一邊帶小旭去吃飯,一邊瞭解衝突的過程,也幫忙打電話給媽媽,跟媽媽說孩子在基地。母子二方都還在氣頭上,只想指責對方的不是。我們只好先幫忙收留孩子,供給孩子中餐與晚餐,等媽媽氣消了,邀請媽媽晚上再來帶孩子回家。

更多時候,我們得等待介入的時機

小明來基地二年多,其中的一年半他都悶不吭聲的自來自去,雖然每天都會來,雖然我們問他頭上怎麼那麼多疤痕他都會說,但我們知道有許多事他還沒說出來。二年來的相處,我們為他花盡心思,知道他沒錢吃飯,主動邀他跟我們一起用餐,為了他寒暑假在基地開伙;知道他沒錢買衣服、日用品、喜歡的小東西,辦跳蚤市場時特地挑適合他的衣服、用品、小玩意跟他交換;不勉強他上課、不嚴格限制他不能玩電動、不拆穿他說的任何的謊言。因為,小明有一個會打人會罵人會拿走他的生活費的爸爸。我們要等,等小明有能力相信人,願意主動尋求協助。

今年小明開始會交朋友,與其它孩子往來。他在基地越來越開心,終於在今年九月,爸爸又因為繳不出房租而帶著他住在公園的第三天,他忍不住跟我們說,想要換一個家。

孩子們說,基地是他們的第二個家。孩子對基地的信任讓我們感動,但這個說法其實是讓人心酸的:若不是第一個家功能不彰,孩子們並不需要第二個家。也因此,當孩子出了狀況,我們必須一併照顧孩子的家庭,學校,同儕等等環節,和孩子的家庭一起面對問題,尋求資源,讓孩子的家庭健全起來,有能力改變與成長,孩子的問題才能真真的稍稍獲得解決。

六、如何發展、籌措運作的資源

1.讓弱勢的孩子有能力追求理想

和孩子們相處二年來,以這一年孩子的改變最為顯著:我們看到動不動就打人的孩子願意找我們商量別人很白目怎麼辦、不喜歡上學的孩子願意誠懇的跟我們談自己的困難並思考解決的辦法、和家裡起衝突的孩子不再一味的指責家人的不是,而願意去思考父母的困境、覺得自己早就和讀書無緣的孩子重拾書本、考試總是考十幾分的孩子開始再意自己是不是進步到二十分……

這些改變,有些來自長期相處,時間的累積,有些來自課程、活動為孩子們開創了新的世界,讓孩子們發現人生真的有其它的可能。

自從去年開辦英文、數學課輔,父母漸漸看到孩子的改變,也開始問我們,要不要再多開幾門課?從國一開始上會不會基礎打得更好?高中生也需要課輔,不是嗎?

我們非常感謝父母對基地工作的肯定,但學習的機制一但開啟,孩子需要的就不再是補救教學。因此,我們一開始就沒有打算擴大教學科目,到現在也還維持著這個原則。

然而我們的確希望可以更進一步發展學習的概念。學習是生存的法則,是讓生活有趣讓生命有意義的開端;當初補救教學是為了重建孩子的自信,引發孩子學習的興趣,接下來我們要讓學習的態度成為孩子生活的基調,讓猜想,思考,討論與辨駁成為孩子們面對問題挑戰問題的手法,讓孩子雖然身處弱勢,但不會僅為求溫飽努力,仍有能力追求理想,堅持真理與公義。

平常在學校用拳頭解決各種問題的阿光,在基地辦的少年遊裡,毫不客氣的動手打人,當時我們沒有處罰任何一個人,但和相關的孩子足足談了六個小時,那是阿光第一次動手打人但沒有被處罰;二個月後,人本教育基金推動建立一個不打小孩的國家,阿光看完所有的文宣,主動要求幫忙發傳單,也開始思考,大人不可以打小孩,他可不可以打同學?

(1)辦三重青少年基地週報

孩子們有能力之後,就需要真正的舞台,一個可以讓他們發揮所思、所想、所長的場域。
孩子們很喜歡幫基地的忙,當我們需要搬東西時,總是出現一大票孩子;也很會互相安慰,互相提攜,當有人在學校被同學或老師欺負時,總是有人幫忙安慰、想辦法、分享自己的經驗、說笑話逗對方開心。在基地發生衝突時,孩子們也會幫忙通風報信,或直接找大人幫忙協調。

因此,除了繼續發展基地各式各樣的社團,讓孩子接觸更多有趣的事物之外,我們正在著手規劃,帶孩子一起辦基地週報,內容的規劃,採訪,寫作,編排,繪圖,全都出自孩子的手筆。讓孩子的能力多一個發揮的空間,同時和基地附近的鄰里發展進一步的關係.

(2)繼續開辦各式社團

基地的孩子們一直對各式各樣的才藝充滿了好奇與興趣,但因為家庭、學校種種的限制,孩子們從來不認為自己有權利,有機會接觸這些,我們己經找到一位明年願意來教孩子們鋼琴的老師,但不論是鋼琴、吉它、畫畫、打鼓、跳舞、戲劇、科學實驗、演說、烹飪、桌球、羽球……都是孩子們喜歡,可以讓孩子心靈豐富,生活得到慰藉與啟發,也是我們希望可以繼續開辦的內容。

(3)邀請各領域的專長人士駐館

孩子們需要接觸各式各樣不同的人,開啟他們的眼光,瞭解人生真的有各種不同的可能以及各種不同的樂趣,眼光一但打開來了,孩子們的人生就會開始不一樣。

(4)繼續開辦各種活動

每年寒暑假一到,孩子們就開始詢問少年遊的事,而一到星期天,就有人問什麼時候去爬山,什麼時候去看電影……不同的活動,提供不同的刺激,教室裡我們猜想,討論,研究;社團裡我們學習怎麼安排自己的身體,發展長才;而活動中,不但可以提供團隊互動的機會,還可以走出平常的生活圈,認識全新的另一個環境。

2.開辦父母成長班

家長是青少年基地的隱形成員,父母的調整與改變,是真正左右孩子進步的因素。二年多來,我們個別和父母們協談,除了協助家庭尋找各種可能的資源,也和父母談對待孩子的方式,以及對待自己的重要性,孩子們的父母或家長,並非完全不想進步或改變,但苦於沒方法以及經濟的困難,往往得不到協助。我們將在明年開辦父母讀書會以及成長課程,同時協助孩子與父母。

3.募款

三重青少年基地的所在地是屋主捐贈,讓我們無償使用的,我們完全提供免費的服務,為的是避免阻擋了需要幫助的孩子,目前捐款與公部門的補助只佔基地營運經費的五分之一,不足的部份要靠人本教育基金會挹助。

因此,基地非常需要各界的支持與協助,讓我們可以繼續無後顧之慮的幫助孩子,讓孩子隨時有個臨時的家可以獲得溫飽,得到協助;有個長久的學習場所,可以發展,成長,開拓眼光,成為自己的主人。

七、每個孩子都應被許諾一個未來

在青少年基地,我們最常看到的事情是:孩子被放棄。父母說只要不學壞就好,老師說上學時只要乖乖不鬧事就好,孩子說我本來就這樣笨,壞,爛。

孩子們或許打架鬧事,或許不壞但成績總是殿後,或許成績不殿後但也永遠沒有前二十名的份。不論是那一種孩子,在談到自己的未來時,總是輕易的閃過。高中或高職?日校或補校?工作或就學?孩子們任由著命運決定,殊不知,命運早在一年前,三年前甚至十年前就己經決定了──決定孩子人生的,不是國三時的基測,而是孩子一路成長身處的社會。

沒有一個孩子不想有所成就,也沒有一個孩子天生覺得自己一無是處。透過課輔,我們重建孩子信心,帶領孩子發展學習的能力;透過社團、活動,我們開啟孩子的眼光,讓孩子發現生活真的有其它可能;透過參與家庭協助家庭,孩子發現世界有可能因他而改變。

然後,我們希望可以許諾給孩子一個未來!一個他可以努力的未來!
 

創作者介紹

三重青少年基地

teena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