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禹真的關心了
記1208抗暖化遊行     ◎文躍

基地在知道抗暖化遊行這個國際性的活動後,便計畫邀請孩子一同參與,期待孩子能透過實際的活動參與,感受自身與環境密不可分的關係。 

遊行前五天,趁著基地的課輔時間,到國一、國二上課的班上宣傳抗暖化遊行活動,也跟孩子針對暖化議題做簡短的討論,孩子對於全球暖化大多有些微概念,知道溫室效應、二氧化碳造成地球暖化、海水水面每年上升等知識,但是對於參與遊行有很多模糊的想像。 

去遊行做什麼?』課堂上大家議論紛紛時,國一的小禹拋了問題。

『我們可以透過參與遊行,表達我們自己的聲音,讓社會上更多人知道我們關心這件事情。』我話才說完,小禹接著又問:『去那邊要是發生暴動怎麼辦?』

『這可以放心,遊行是以一種平和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意見,主要是傳遞訊息,而不是製造紛爭。』 

『就算我們去了,又不會改變什麼,不在乎的一樣不管阿?我也關心全球暖化,但是我可以在家裏關心就好,不是嗎?』小禹一下子又跳回暖化議題,我笑了笑,心裡佩服他跳躍式思考的腦袋,想的真快。 

『當然不能立刻改變什麼,可是我們可以讓本來不知道的人,變得知道這件事,讓社會大眾了解有多少人是在乎這件事的,這樣才有開始改變的可能。』 

『所以我們一起參與,一起用平和的行動來表示抗暖化的心意,你也可以在家裏關心,但是,除了關心之外,你也可以對你正在關心的事情做些什麼,例如參與遊行,可以讓大家知道你的心意。或者,你也可以一起去看看,有多少人是願意一起參與活動的。』我嘮哩嘮叨的說了一堆,只見小禹好像在思考什麼,隨後清清淡淡的回應:『再看看吧。』 

當天,小禹並沒有報名,只是提問。可以感覺他的關心,卻又有一種面對事物的冷漠,而我只是把自己想要參與抗暖化的熱情和想法告訴孩子。 

報名參加活動的海報在基地牆上掛了一個禮拜,始終沒有小禹的簽名。 

週六活動當日,和孩子們約在基地,令我意外的,是小禹出現了。他說是因為朋友約他來,沒想到被放了鴿子,雖然這樣,還是想去看看。 

我請孩子們先到基地裡稍坐,一邊等其他還沒到的孩子,一邊討論待會的行程和參與活動的注意事項。

『待會呀,到了遊行現場,我們試試看,看看身邊是哪些人一起來參加,還可以觀察一下圍觀的人群、路上的行人、駕駛的反應等等,還有,別把自己弄丟了唷,大家一起到遊行終點再解散!』簡單的做了預防訊息的宣告,大家便笑笑鬧鬧的出發了。 

到了集合現場,真可說是人山人海,花了一番時間才和夥伴會合。基金會約出動了40多人,還有些基地的大孩子自行前來,等待出發時,孩子們也四處蒐集布條、舉牌、貼紙來裝扮自己,十分興奮。 

出發了,隨著隊伍步行前進,還請幾個孩子協助輪流舉著基金會的旗幟走在前頭。溫暖的陽光和涼爽的風,今天真是個適合散步的日子,我決定不多跟孩子說話,讓他們跟著大夥一起移動,不甘擾他們和這活動氛圍相處的機會。 

途中看到小禹在隊伍停滯時,到路邊蹲著休息,望著遊行隊伍看。我這才過去跟他說話:『還好嗎?會不會很累?』

小禹抬了頭回答我:『還好阿,不會累。只是沒想到有這麼多人來參加。』

我對他笑了笑,心裡想著,「是阿,你不自己來體驗一下,怎會知道參加遊行是怎樣感覺呢?」 

走完全程,在回基地的公車上,小禹坐在我前面的位置。我看到他手上有一張A4大小,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的宣傳單,跟主辦單位發的不同。我便好奇的問他:『這是哪裡拿的?』小禹一邊看著宣傳單,一邊回答:

『這是在我們隊伍後面,有個先生給我的。』

『喔!是唷,我不知道有這一種宣傳單可以拿耶。』我想再問清楚。

『我看那位先生手上有捐款箱,我就丟了20元給他,他就對我笑一笑,然後就給我這張宣傳單。』

『那,是他要你捐的 還是你自己想捐?』我驚訝的又問。

『是我自己想捐的,剛好我口袋有零錢,拿去丟也沒差。』小禹回答的很清淡,我則止不住興奮的讚美了他:『哇!你真棒!我想,他們一定會很開心,你除了來參加遊行,還用捐款表達你自己的關心,願意這樣做,真的很不簡單耶!』

小禹沒接話,只是低頭讀著宣傳單,不知道是不是不習慣接受讚美。 

回到基地,當天晚上安排座談會是談蘇建和案,與放映島國殺人記事紀錄片。

小禹在回家吃過飯後,也出現了,他說:『我不太知道這是什麼,所以我想來關心一下。』 

我對小禹並不熟悉,只知道他會在課輔時間來上課,而其他基地的孩子,平日來基地大多也是來參與社團或課輔。這次遊行,孩子們願意離開書本、家中的電視、電腦,親身接觸人群,表達自己關心公共議題的立場,令我感動。 

附帶一題,遊行途中,大家隨著引導人喊著口號"抗暖化!救台灣!"一開始,孩子們還是害羞的沉默,到後來,喊的比誰都大聲哩!

按:2007/12/08全球同步抗暖化大遊行。
 
創作者介紹

三重青少年基地

teena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