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青少年基地需要你的傾囊相助
邀請你一起以捐款方式支持基地,劃撥帳戶:財團法人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捐款帳號:13385805;並請於劃撥單上備註『三重青少年基地』,即可專款專用。

動物園       ◎江思妤(三重青少年基地館長)

 

去年秋天,中國的貓熊確定要在年底送到台灣的台北市立木柵動物園,對於要不要接受貓熊,我們的社會一直有不同的聲音,就保育的立場,有贊成也有反對,就國家意識與外交,也有完全相反的主張。

這 件看似單純實又複雜的事,基地的孩子們在閒聊時,也出現許多不同的意見,有人說貓熊好可愛,真希望有一天可以看到;也有人說,貓熊被這樣送來送去,真可憐。雖然孩子們只是單純的說出自己的感覺,但我們相信,好可愛與真可憐,這樣南轅北轍天差地北的感受,都是人們內心裡真實的情感,而,這個矛盾的情感,需 要一個看待的方法,讓人可以跳脫自己的感受,對事情有全面性的思考。

動物園,幾乎是每個人兒童時期的遊樂園,去動物園看動物,更是許多人小時候的重要娛樂活動,因此,很少人注意到動物在動物園裡實際生活的狀況,對於動物園的存在,大家也認為應該是自古有之,理所當然!

於是,我們決定,利用一個月的時間,在週六開伙時,進行有關人與動物以及動物園的開講,並且,實際到動物園進行特別課。

第 一週開講,由思慧主持,延續這個正熱門的話題,問孩子們贊不贊成貓熊來台灣?思慧才問完,孩子們就七嘴八舌的發表起來,有人說貓熊很可愛;有人問,貓熊來 台灣要不要花錢?有人說,要是我,我才不喜歡被送來送去;也有人說,無尾熊都來了,為什麼貓熊不要來?對時局比較關心的孩子說,這個跟政治有關;還有人 說,我們要保護瀕臨絕種的動物……孩子們你一言我一語的,看孩子們討論的那麼熱烈,我們就負責提供各式各樣的資訊,像是,貓熊來台灣要不要花錢?養二隻貓熊一年需要花多錢?什麼是瀕臨絕種的動物?除了貓熊外,台灣還有哪些瀕臨絕種的動物……有 意思的是,我們提供越多資訊,孩子們的問題就越多,對於這個即將來台灣的中國特有瀕臨絕種的動物,孩子們有許多的好奇與疑問。一方面因為時間有限,另一方 面,許多議題,需要更深入的討論,我們就先整合孩子們的問題與主張,並且請大家有空時也找人談一談,這次開講就在孩子們各式各樣的想法裡結束。

第 二週的開講時間,柏陵把議題拉遠,講幾個動物實驗的故事。柏陵問孩子,用在人身上的東西,怎麼知道不會傷害人的身體?孩子們很快就發現,因為做過實驗,但 不能拿人來實驗啊?孩子們說,用動物實驗!(這時,那些說小動物很可愛的孩子,也露出非常理所當然的表情)於是,我們直接說,化妝品公司很喜歡用小白兔測 試化妝品保養品與清潔用品,請孩子們猜為什麼?孩子們當然猜不到,接下來,我們仔細的敘述小白兔眼睛不會分泌淚液,不會稀釋化學物品, 所以, 實驗室把要測試的化妝品,直接點在小白兔的眼睛裡,就可以清楚看到化妝品的刺激性。孩子們很快就發現問題,有人說,小白兔不會乖乖被點東西吧,於是,我們又敘述了實驗裝備,如何固定住小白兔的頭,如何強迫小白兔張開眼睛……孩 子們聽到後來,面色都非常凝重,忍不住問我們,所有的化妝品、清潔用品(沐浴乳洗髮精等)都是這樣嗎?我們趕快補充,有一些化妝品公司,就以不做動物實驗 為產品特色,同時,我們也把網路上找到,有動物實驗以及沒有動物實驗的廠商,唸給孩子們聽,這次開講,就在孩子們急切的詢問自己使用的清潔用品有沒有用動 物進行實驗的詢問聲中結束。.

第 三週,我跟孩子們談了動物園的歷史:自古以來,動物園都是君王們用來彰顯自己的財富,一直到十九世紀後半,才誔生第一個對人民開放的動物園。動物園裡除了 動物外,還曾經展覽過人,在紐約的動物園以及巴黎的世界博覽會上,都曾經把人放在籠子裡,紐約動物園把非洲矮人放在猿猴與黑猩猩之間,以說明人是由猴子演 變過來的,而巴黎世界博覽會時,把整個肯亞的部落搬到動物園裡,展示部落的生活。孩子們聽到動物園裡曾經展示過人,驚訝的程度不下於知道小白兔的動物實 驗。有孩子很快說,但是如果我們現在取消所有的動物園,那這些在動物園的動物怎麼辦?

關於人可不可以收藏、展示其它的生命/動物,這個複雜而深刻的議題,我決定先留給孩子們自己去消化與選擇。

但,已經有人開始試著回應這個問題了,所以我就補充,動物保護團體對現代動物園的主張──負圈養(越養越少)、收容受傷的野生動物、成為野生動物的中介或庇護所。

另外,也跟孩子們介紹英國愛丁堡動物園的作法:愛丁堡動物園裡只有一隻大象,是石頭雕的,在石雕象前有一個說明文:「大象是智慧很高的社群動物。在野外,母象跟下一代緊密生 活在一起,小公象在成熟期會離開母群,成年公象會在母象發情時,和象群結伴為伍。愛丁堡動物園根本不可能提供那樣的環境條件,因此我們決定不圈養大象。」

第 四週,就是論壇了,經過三個星期開講的洗禮,孩子們一個個義正嚴詞,一面倒的反對動物園,我們也就認真提出贊成動物園的人的主張,和孩子們就保育、教育等 議題針鋒相對。我們說,很多動物在野外沒有辦法生存,只有靠動物園才能復育;孩子們說,那你養活了就該放回去。我們說,大自然被破壞,動物沒有生存的空 間,在動物園裡,才可以得到妥善的照顧;孩子們說,那應該同時去做大自然的復育的工作。我們說,現在人都活動水泥牆裡,只能從電視認識動物,去動物園,他 才可以看到、聽到、摸到、聞到;孩子們說,本來一輩都看不到的東西,為什麼一定要看到?我們也只能從電視上看到明星啊,可以叫明星給我們摸摸看嗎?我們 說,很多極地動物環境受到人為破壞,認識極地動物,人們才會想保育他們;孩子們說:既然可以在動物園裡養北極熊,那又何必保護北極呢?你不放動物回家,保 育他們的家又有什麼意義……

以前,都是我們用盡各種方法,來捍衛我們所以為的、好的價值,像是,人不可以打人。這是第一次,孩子們那麼認真的,捍衛他們所發現的價值──人不可以以一己之私,佔有另一個動物/生命。我們越認真和孩子們對立,就越覺得孩子們高貴。

但高貴的情操,也可能只是短暫的激情。於是,我們決定帶孩子們實際走一遍動物園,瞭解動物園實際的運作以及動物園裡動物生活的真實樣貌。

我們利用了動物社會研究會所研發的《動物福利評鑑手冊》,讓孩子們在參觀動物園的同時,進行評鑑。評鑑的項目簡單來說,就是觀察動物的外表有沒有受傷,有沒有什麼特殊的行為以及,動物園提供的環境和標示上所說的,動物的習性與需要一不一致。.

下面,孩子們和大人的記錄。

有一隻大犀牛,跟大象差不多一樣大的犀牛,自己一個人,住在一個大小約十坪的空間,沒有水,身邊有他自己的糞便,他一直站著,不會移動,偶爾把腳提起來。

金剛,兩隻,其中一隻坐著,,沒多久就嘆氣一次,很明顯的嘆氣,就只是坐著嘆氣....

棕熊,超大一隻,躲在最裡面的洞裡,來回的走動,不斷的走動,中間有探頭出來一下下,又立刻回去來回走動,這跟在動物頻道看到的棕熊差太多了,牌子上說棕熊會抓鮪魚,動物園卻給棕熊一個池錦鯉,不知道棕熊吃不吃錦鯉?

公獅、母獅、小獅子,各自坐在一方,空間大約二十坪大,我們覺得獅子看起來好可憐,眼睛看起來都是下垂的;身旁的爸爸媽媽卻興奮的叫自己的小孩來看動物,小孩問說:獅子怎麼都不動,所有的爸媽,一致性的回答:因為他們吃飽了在休息阿!

有一隻食蟹獴在兩個定點來回快速的走動,旁邊遊客小孩說:媽媽,他怎麼一直這樣走來走去,他是不是瘋了。遊客媽媽說:不是啦,他是因為貼心,想要走來走去給大家看阿!(真是一大謊言阿!)

有一隻馬來熊一直在類似們的地方來回走動,越走越快。(關心一下,好嗎?)

高度太低,印度大犀鳥不能飛

有點優養化的水池,黑天鵝能游泳嗎?(動物也需要乾淨,好嗎?)

猴子擅長爬樹,須要爬樹,而樹卻用鐵網圍住

牌子上明明寫著不是鴕鳥,遊客的爸爸卻說:你看那隻鴕鳥好肥(沒人告訴孩子那不是鴕鳥嗎?)

獅子看起來很無奈,金剛在嘆氣,灰狼看不到,企鵝直立站著,棕熊非常無聊

在馬來貘這區同時也養了天鵝和兩隻長臂猿,就看到一大家子中 不知道是誰丟出麵包吐司之類的給長臂猿搶食,一邊還開心的大笑,我前方正在拍照的一對遊客,甲:"這裡不是不能餵食嗎?"乙:"你別管這麼多!"這時珮筠已經一個箭步衝上去,對那家庭說:"請你們別丟東西給猴子吃好嗎?"那家庭後來也嬉笑的離開

猿猴以及花豹的展示區後面,還有大鐵籠,裡頭也有同樣的動物,但是,是被關在大籠子裡的,猜想它們是輪流被放出來給遊客看,"給遊客看"好像是叫動物去上班一樣...

我們去到約傍晚四點半左右,幾乎後來看到的動物,都會在工作人員進出的門口踱步徘徊不停 在等待食物的樣子,尤其是馬來熊和亞洲虎以及亞洲象最明顯,在動物園的動物已經習慣人類的圈養了,而喪失主動覓食能力...

每到一個區,孩子就會先去看動物的介紹,然後檢視環境與動物的習性符不符合牌子,上頭說的,像是孟加拉虎擅長游泳、跳水,結果小孩看到一小攤水池,就說,怎麼游阿!更不用說跳水!
有個小孩在長臂猿區看了一下子,就說:長臂猿不是很會在樹上盪來盪去嗎?這些樹他要怎麼盪?(現場大約有四棵矮矮的假樹,攀著一些繩子當樹藤)這時,有隻長臂猿坐在高高的岩石上望著遠方發呆,有另外一隻像是應觀眾要求般,在哪四棵樹間卡卡的盪了一下,每盪一次,就轉頭看觀眾們的反應,感覺真的很像在表演。

還有孩子很認真的算了一分鐘,然後轉頭對我們說:牠已經這樣一分鐘了,記下來。

看到那些來回行走的動物,很焦慮的樣子,小孩都受不了,不是很生氣就是沒有辦法再看下去

孩子們此起彼落的喊著:好可憐喔!跟周圍此起彼落的"好可愛阿!" 相較,真是有夠格格不入。

雖然有分溫帶動物區、熱帶非洲沙漠區等等 但實際走進去也感受不太出來  有溫帶或是熱帶的感覺,不只是在外觀,或是園區的佈置,溫度也感受不太出來

我們這組後來也看到蒙古野馬,牌子上寫者 全世界剩下的蒙古野馬已經很少 中國和蒙古都已經立法保育,也寫者某個動物園(好像是捷克)成功的人工複育繁殖,讓蒙古野馬可以回到在蒙古草原裡奔馳,小孩就問我們說,那為什麼這些野馬不讓他們回去, 如果也成功的繁殖了,為什麼不讓他們回去奔馳?

像看到好多猴子 的屁股 不知道是受傷潰爛 還是自然現象,也很多小孩和家長發現 大家也都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如果說小孩愛動物園,那真的大人也影響很多, 我看到很多小朋友,尤其小小孩(幼稚園或是低年級那種),根本也沒認識幾個動物,每到一個展場都是大人比小孩興奮,小孩沒吵著要看,大人也一定會硬是抱他去看,甚至有小孩還蠻怕動物的  我看到好幾個小孩被動物嚇到(可能他們被嚇到的同時也嚇到了動物),倒是大人會在一旁不停的說,你看,這羚羊很漂亮阿

小時候,動物園就在兒童樂園旁邊,去動物園就是要去兒童樂園,動物園也是玩樂的一部分。現在,動物園雖然沒有在兒童樂園旁了,設施看起來好像有比較好,比較有設計過的感覺,但依然是充滿了遊樂的氣息,熱鬧的活動,氣球、麥當勞、熱狗、爆米花(我一出捷運看到動物園,就突然有種應該要吃爆米花的感覺。)

一趟動物園之旅下來,覺得我們這一群跟其他遊客真是格格不入阿

台北市最大的謊言,就是動物園阿!!

 

 

那一天從動物園回來,孩子們一個個累癱的樣子,我猜,並不因為舟車勞頓,而是因為,去看那麼多動物受苦,任誰都會受不了!

〈原文刊載於《人本教育札記》239期〉

 

創作者介紹

三重青少年基地

teena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oni
  • 你們很棒喔!!!
    提供這麼多詳細且正面的觀點給孩子們~
    謝謝你們對動物保育提供的努力!

    有個小小的提醒...
    內文中..有些"熊"字,誤植為"態"字,雖然大家應該看得懂..不過還是請板主更正一下^^
  • 謝謝moni的提醒~
    已經更正囉~!

    文躍

    teenager 於 2009/05/15 23:01 回覆

  • 嬋
  • 感動

    你們好:
    找資料路過你們的部落格,讓我顛覆了常見的青少年基地的觀感。
    除了做功課、關心生活,也能引領青少年進行這麼切身、複雜的問題討論,我覺得很感動。
    我總覺得台灣的青少年除了生活的焦慮,更有說不出的苦悶。我想那是因為他們沒有想過其實還有很多有趣、重要、沉重的問題可以思考。或許不是他們不願意思考,而是沒有機會思考,總是會說你們還小啊、學生就是考試就好啦。
    其實只是想給你們一些精神上的鼓勵,希望你們繼續堅持:)
  • 謝謝嬋的鼓勵!
    基地一點一滴的累積與努力,能有你的支持,真好!

    teenager 於 2009/06/17 15: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