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青少年基地2003年9月開辦「補救教學課程」,一開始只開辦國二英文課與數學課,一年後因應孩子們的需要,又開了國三基測讀書班。2005年,為了照顧在公園遊盪的國一的孩子,又開了國一英文與數學。許多人很好奇,街頭的青少年們為何會被英文課、數學課吸引?也有人質疑,青少年己經上了一天的學,應該要進行和學校不一樣的活動。

 

      人們不明白的是,基地的英文課與數學課本身就是和學校不一樣的活動。

 

      九年前的暑假英文課剛開始時,我們連哄帶騙的把常來基地活動的孩子們勸進教室裡,林文淇老師(中央大學英語系教授)使出渾身解數跟孩子們談自己學英文的經歷,學英文的意義,講打籃球的故事,以及,教孩子們英文。課堂上的孩子們,時而低頭時而抬頭,偶爾有人會跟著故事發笑,或小聲的回應。林老師預計要來幫孩子們上四堂課,老實說,我們當時並沒有把握一切會順利進行,一直到下課時,看到有人默默的跟在林老師身邊。

 

      一個願意接納青少年,站在青少年的立場思考學習的意義,為青少年付出的大學教授,讓我們看到小孩對自己的期待以及孩子們內在對學習的渴望。

 

      孩子們說:在基地上課不一樣的地方是,可以坐著、躺著、趴著。因為我們知道,人鬆軟了,心打開了,好奇心也就跟著來了。孩子們在課堂上經過一番討論後,常常說:原來是這樣!因為我們在意孩子們的困惑,而且知道,這些困惑是真正值得思考、研究之處。孩子們會主動進教室,喜歡討論、回答問題,會說:這個我不會,你可以教我嗎?開始在意自己的成績,最重要的,對自己的人生有一些認真的期待。

 

      我們在課堂上看著孩子們的改變。開始思考,補救教學的下一步要怎麼走。

 

      英文、數學固然重要,但孩子真正需要學的是:認識自己、如何思考一個問題、如何處理一個問題、如何提出問題、以及如何表達自己。我們需要更多的媒介,和孩子們一起走這條學習的道路。

 

      2011年2月,「英文、數學補救教學課程 」 結 束 , 我 們 重 新 開 辦 「 課 後 學 習 課程」:閱讀與寫作,歷史,英文,數學,自然實驗,合唱,美術,木工,熱舞,鋼琴與戲劇。同時為了照顧個別孩子的需要,另外安排「陪讀」,由一個大學生義工帶三個孩子讀書寫功課。

 

      新的課程,也為我們帶來新的挑戰。

 

      沒想到第一個挑戰竟然是,很少人報名英文、數學之外的其它課。孩子們說:木工要做什麼?我不敢跳舞,寫作文最無聊了,理化很難,我不會畫畫……。為什麼木工、美術…和英文數學一樣的讓人畏懼?孩子們說不清楚自己的感受與想法,我們也只能重操舊業:連哄帶騙的邀請孩子們報名其它課程。

 

      課程開始之後,我們才明白,不敢跳舞不會畫畫是什麼意思。

 

      美術課上,老師給了一個情境,請孩子們依自己的想法畫下來,隨便畫什都好,幾個來基地較久的孩子,拿起筆流暢地畫了起來,新來的孩子眼巴巴的看著老師問:要畫什麼?老師一個一個陪,再講一遍情境,也示範了幾個可能性,孩子們終於動手了,交回來的卻是畫在角落一個小小小小的圖。

 

      木工課如我們所預料的,看到線鋸機與木頭,孩子們開始踴躍報名,但第一堂課後,幾個孩子又打了退堂鼓。孩子們發現自己:線畫不直、東西貼不牢、常常割歪、最重要的是,不知道要給自己做什麼。因為木工課的第一件作品是:為自己做一個小盒子。

 

      合唱團的孩子們一開口,音量都小小的,唱起歌來,無法聽到鋼琴的音、其它聲部的音以及,自己的聲音。

 

      我們之前花了許多力氣帶孩子學英文、數學,陪孩子讀書、寫功課幾年下來也真的小有成就:孩子們喜歡問問題,會追究事情背後的道理,也願意繼續升學。我們知道這一切多少有升學主義的幽靈在作祟,不講別的,我們就是用升學的需要,兜攏孩子來,讓他們有機會回到『學習』的路上;我們也是利用升學的期許,讓師長放心青少年聚集;更有些肯定來自孩子成績的提升。

 

      但看到孩子們失去隨便畫的能力、不知道可以做什麼東西給自己、沒有話想講、不喜歡自己的身體……。我們想,這次真的要跟升學幽靈開戰啦─要透過各式各樣的課程,打開孩子的心門,轉變孩子的內在,讓孩子自己肯定自己。

 

      經過一個學期的掙扎與努力,2011年6月,我們進行第一次課後學習成果發表會。除了靜態展覽,英文課的孩子們在大家面前朗讀英文繪本,並搭配孩子們自己寫的翻譯;美術課、木工課的孩子們一一上台為大家介紹自己的作品;合唱團上台唱歌。

 

      這是基地第一次大規模的成果發表會,第一次有那麼多孩子上台展現自己的風采。那一天晚上,許多孩子都笑得閤不攏嘴,也有許多孩子開始報名下一期的課程。

 

      去年12月,基地進行第二次的成果發表會,熱舞社的孩子主動要求參加成果發表(他們上次只敢在工作人員面前發表),英文課的孩子希望增加上台唸英文的份量,美術課、木工課的孩子在舞台上侃侃而談自己創作的原由與特色,並且驕傲的展示自己的作品。

 

      終於,不需要成績單上的進步名次,孩子們可以用自己的創作,展現自己的風采。那麼成績呢?那個一開始只能在角落畫小小小小圖的孩子,這個學期開學第一天就興奮的來基地說跟我們邀功說,我破二百了,總分破二百了。

 

      我們相信,是美術與熱舞幫助他總分破二百。

 

      孩子有一個很會打人的爸爸,爸爸尤其介意孩子的成績,總覺得一定是孩子不用心不認真。但爸爸再怎麼打,都無法讓孩子有讀書的意願,我們努力協助孩子,處理爸爸,孩子的成績進展仍然有限。上了美術課後,孩子主動說要上熱舞課,每天利用吃飯時間練舞,然後開始要我們協助他準備小考的內容,然後開始在意自己月考的成績,記錄自己的進步。爸爸還是會打,但孩子有了自己的價值與道路,也不那麼在意爸爸的行為了。

 

      那麼,他在美術課上的表現如何呢?美術老師說,現在可以畫滿整整一張紙!

 

*本文摘自「人本教育基金會的2012年人本會訊」

2011-10-11 20.21.45.jpg  

teena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