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性的課程 

 2011年9月,新生們看著基地的課表,不解地問:除了英文、數學,其他課要幹嘛?一定要選嗎?舊生説:我不會畫畫,木工要做什麼?寫作文最痛苦了,有國二英文或數學嗎?我國三要準備基測……。我們知道孩子們學習的胃口整個被打壞,但仍然沒想到,這些在學校常被借課,沒有絕對標準,更不會有考試壓力的課堂,還是引不起孩子們的興趣。

 

 孩子們在英文、數學課上隨興地參與或不參與,時不時要躲起來讓助教找,嘴巴上常常掛著我不想讀書,我不喜歡讀書,我不是讀書的料。但當我們邀請孩子挑選和升學不直接相關的課程時,孩子們卻不覺得自已有資格參與這様的課程,甚至覺得基地不需要開那些其他的課,應該要專心上英文、數學就好。

 

 這是怎様的扭曲與自我否定,讓這群被升學主義拒絕的孩子竟然回頭擁護升學主義?

 

 因為這様,我們更確定要鼓勵孩子參加不同的課程,找回單純的學習的價值與意義──好玩、有趣、認識世界、認識自已,獲得解放。

 

 

 

一.不敢、不敢、還是不敢

 

木工、熱舞、美術、戲劇。不論是那一個課,我們遇到的第一個問題都是,孩子們不敢。不敢下筆、不敢放開身體、不敢放聲說話。

 

熱舞是基地很早就有的社團,為了讓更多人有機會參加,我們特地將熱舞安排在星期五的晚上。熱舞的老師是以前基地的實習生,聖荃,很會和孩子相處。因為太喜歡跳舞,大學畢業後仍然持續不墜的學舞練舞,我們特地邀請她來基地教孩子們跳舞。

 

熱舞課的報名一開始很熱絡,最後出現在教室裡的只有三、五人。孩子們想參加又不敢參加的狀況,和以前如出一轍。然後,出席的孩子很想一開始就跳很難的街頭舞蹈,但常常連簡單的拍子都抓不到,也總是會出現手腳不協調的狀況。面對這些零零落落的狀況,聖荃總是說,沒關係,找到身體的感覺後,孩子們就知道該怎麼辦了。

 

每個星期五,大家從暖身開始,一段一段的開始學跳舞。許多孩子喜歡學歌手MV裡的舞蹈,但孩子們的身體還不夠好,同時,聖荃比較希望大家多學不同的形式,一旦依MV就會有像不像的問題,身體的感覺容易被定型。聖荃總是帶著大家一邊跳一邊編舞,讓每個人都有表現的機會。

 

經過一個學期的練習,我們問聖荃孩子們可以上台表演嗎?聖荃肯定的說沒問題,沒想到跟孩子講這件事竟然造成大驚慌,孩子們不但堅決說不要表演,還說如果一定要表演那她連課都不要上了。我們馬上說沒問題,表演是為了讓孩子展現自己肯定自己,孩子們的意願當然是第一優先。我們知道孩子是怕出糗,跳舞是最難掩飾錯誤的表演活動、身體有沒有準備好、動作有沒有做錯、節奏有沒有跟上,都是一翻兩瞪眼,觀眾一看就知道。但是聖荃都說可以表演了,孩子們的應該是準備好了,只是心情還沒好。於是我們退而求其次問,那可以表演給大人看嗎?孩子們想了想,勉為其難的同意。

 

基地第一屆學習成果發表會上,美術課與木工課的孩子們,上台侃侃而談介紹自己的作品、英文課的孩子在眾人面前唸繪本故事,博得滿堂彩。眾人喧嘩過後,熱舞課的孩子跳舞給大人看,雖然我們極力的鼓掌叫好,總不若一大群觀眾熱鬧。孩子們明白了,基地的成果發表會沒有絕對標準,每個孩子都有每個孩子的好,他們馬上決定,下次的發表會一定要跳給大家看。

 

我們並不總是知道如何協助孩子們從不敢到敢,因為孩子們的不敢有時是不會,有時是不知道,有時是還沒有準備好。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當孩子說不敢時,不要否定他的感受,不要以為小孩是小題大作,孩子們需要在嘗試摸索間,找到自己的感覺。一旦找到,就會有一個躍升。

 

 

 

二‧粗皮到細皮

 

木工課在搬出線鋸機後就如我們所預料的,招生爆滿。孩子們躍躍欲試,要切割木頭,卻不知,厲害的功夫不在切割而是打磨。這件事我們自己當時也不知道。

 

木工課的老師是台藝大工藝所的學生,也是人本基金會森林育的活動員。我們和老師商量規劃一個學期的課程進度,老師讓大家從做小盒子開始,慢慢增加切割的難度,並且逐步加入其他技巧像是,貼皮、烙印等等。基地沒有辦法安放大型線鋸機,木片的厚度不能超過3公分,因此孩子們的木工作品以裝飾用品或小玩具為主。

 

每一、二個星期,孩子們就可以完成一件作品,但作品的好壞卻跟打磨的精細程度有關。有的作品一拿在手上就會讓人忍不住想一直摸、一直把玩,有的作品因為表皮不夠細緻,玩沒多久就會失去興味。

 

幾個平常很跳的孩子,當仁不讓的報名木工課,切割時因為太急就一直弄斷線鋸,或弄斷自己的作品,但他們也是最能認真、專注打磨的一群。

 

我們一直希望孩子在學習的過程中,可以經歷、體會學習期間某些無聊時光的價值,我們可以引起孩子的好奇,激起孩子的好勝心挑戰困難的任務,但如何協助孩子累積、沈澱、在失去方向感時繼續前進……,卻常常困擾著我們。木工課的打磨,是個很好的歷鍊、就像熱舞為了表演必須一再重覆的練習,戲劇為了演出必須背起各式各樣有意義無意義的台詞一樣。

 

看到平常總是坐不住,弄壞東西的孩子,專注地坐在桌邊,拿著不同粗細的砂紙,一次一次的打磨自己的作品,沒有漏失任何一面,任何一個洞,任何一個彎角,誰說孩子沒有耐心、沒有專注力?而這個費時間打磨就可以提升作品水準的經驗,對孩子們來說一定很有價值,因為他付出的心力會一直在那裡回應他。

 

 

 

三.上台

 

2010年1月28日。基地戲劇社第一次對外公演,劇碼是羅密歐與茱麗葉。

 

戲劇老師(註:北藝大戲劇系畢業,劇場工作者)和孩子們排戲時,我們並不太清楚是怎樣的一齣戲,畢竟羅茱有太多的改編本,一直到老師把劇本給我們,看到莎士比亞的文字原封不動交給孩子們演出,我們想那一定也要讓孩子們美美的登場。獲得老師的同意後,大人們分頭搜羅行頭,戲裡有三個人演茱麗葉,三個演羅密歐,不同的茱麗葉有不同的場景,每個人的衣服都不一樣,但一定要好看。

 

試裝時孩子們興奮莫名的穿了又脫、脫了又穿,然後開始要求其它的配件。我們雖然覺得怪,但因為一心想著孩子們的第一齣戲,一定要讓它成功,也就沒有多思考孩子的反應。

 

我們讓每一個上台的孩子都漂亮帥氣,心裡想的是,就算演得不好,至少上台人是好看的,可以扳回一成。老師也特地挑選音樂、安排了燈光的變化,補孩子們的不足。

 

那次的演出非常成功,孩子們克服了上台的困難,以自己的聲音樣貌在舞台同時扮演別人與自己。有了這次演出的經驗,戲劇社公演的後台籌備工作也跟著水漲船高。我們沒有想到,當初為了協助孩子成功演出的心意,最後變成理所當然的服務。

 

第二次公演,我們決定不再用成衣為孩子們打扮,孩子們演出的是取材並改編自希臘羅馬神話的變形記,服裝上有許多變化,但仍然是由大人為孩子們準備,試裝時,孩子一下不滿意這個,一下不滿意那個,因為自己的衣服沒有別人漂亮而睹氣,我們沒有辦法,只好一換再換,換到大人覺得ok小孩也滿意才停止。演出雖然成功,但我們忍不住開始思考,為什麼後台工作會搞成這様。

 

我們在這兩齣戲裡看到孩子們的成長與進步,但同時也看到自己的不足。

 

羅茱當時,是基地第一次戲劇公演,參與演出的都是我們認識三年多的孩子,這幾個孩子平常內向、害羞、成績敬陪末座,有能力但一直沒有表現的機會,戲劇課從一開始就是為他們而開,現在孩子們背得起台詞,走得出台步,願意為排戲而熬夜練習,我們怎麼可以不幫孩子一把?但捫心自問,我們一定也擔心戲劇演出不成功,壞了戲劇課的發展,讓觀眾看笑話。

 

傾全力支持孩子,讓孩子無後顧之憂的上台演出沒什麼不好,麻煩的是,這個全力還有一份私心,就會忘了要給孩子們參與的機會。

 

2011年暑假,基地開了一個短期的戲劇課,孩子們要在六週的時間完成一個小作品,並進行演出。一方面時間短,二方面戲的內容剛好是演自己,孩子們終於可以練習裝扮自己。

 

每一次戲劇公演,我們都讓孩子們得到大明星般的對待,似乎有一種補償心理是,未來沒有太多這樣的機會,就讓你盡興的享受吧。但這樣的心情,一旦遇到孩子們無理的要求,就會轉而怪罪孩子,嫌棄孩子,甚至有時會故意刁難孩子,不要讓孩子那麼快得到他想要的東西。在這個事情上,我們展現了許多的小奸小惡,我們的以孩子主體,其實是以自己為主體,一旦是自己跑到前面,孩子稍有不配合,錯的當然一定是孩子不是我們。

 

這真的是很微妙的心情,戲劇老師曾經輕描淡寫的說,如果是高中戲劇社的演出,絕對不會有這樣的服裝、化裝、與燈光、音效,因為高中生們都得自己來。我們因為急功近利,剝奪了孩子們學習摸索的機會,還假借為孩子好而嫌棄了孩子,犯了許多大人會犯的錯。還好,我們有及時發現。

 

明年(2013)寒假戲劇社的公演,後台的工作己成為孩子們要學習參與的一部份,而且,經過兩年的磨練,孩子們有能力面對上台的壓力,也不太需要好看的服裝的烘托。我們期待,孩子們因為參與的更全面,對自己的演出有更深刻的認識,也更瞭解舞台演出的另一個魅力──眾志成城。

 

許多人以為,基地這些創造性的課,就像職業探索一様,讓孩子們碰碰著,學學那:木工以後可以學做裝潢,戲劇、熱舞未來也可以往演藝事業發展,美術課更是可以拿去升請高職美工科……。人們不了解,一但學習是為了實用,這個習就沒有那麼值得學了。

 

我們帶孩子做木工、練跳舞、演戲、畫畫…,是為了提供各式各様的機會,讓孩子找回自己的身體、打開自己的感受、喚起被層封的能力。孩子們在創造的過程中,與不熟悉的自己相遇──原來我也可以安靜專注、原來我對顏色很有感覺、原來動身體是這様舒服、原來我有能力上台演出。我們相信,每個孩子都有創造力、感受力、執行力與堅持到底的決心。這些能力只要被重新開啟,就可以陪伴孩子成長、協助孩子喜歡自己、忠於自己。

 

 

*「以青少年為主體的課後學習課程(上)」http://teenager.pixnet.net/blog/post/38555811

*「以青少年為主體的課後學習課程(下)」http://teenager.pixnet.net/blog/post/38582839

 

*原文出自於2012年人本 三重青少年基地工作報告。

   報告人:江思妤/人本教育基金會三重青少年基地館長

 

三重青少年基地2013年「過年買好禮」義賣活動,贊助三重青少年基地繼續營運,繼續為家庭經濟弱勢青少年提供免費的課程與活動,相關消息請點下面網址 http://teenager.pixnet.net/blog/post/38527269

 

或上基地臉書粉絲頁 http://www.facebook.com/sanchong.teenager.house

點「讚」,成為基地的朋友,就可以看到基地的每月活動與小故事。

teena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