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力大解放

 

不會畫,就畫怪物吧!

 

小琳是個個性溫順的女孩,在基地不僅不會大聲說話,也從沒看過他跟人生氣;小琳在家裡、在學校也是個非常乖的孩子,是媽媽、老師都很信賴的小幫手。美術課是媽媽希望小琳來參加的,因為媽媽覺得小琳沒有創意,要小琳來美術課上學創意。

 

不只是小琳媽媽有這樣的擔心,家長都會希望自己的孩子很有創造力。創造力是什麼?創意是什麼?或許有點難以言喻,但是沒有創造力的孩子,卻很容易看出來。

 

小琳的畫就如同她的人一樣,很乖、很乾淨、中規中矩;畫中的蝴蝶,不僅大小一致,還排隊排得好好的往同一個方向飛;如果有畫人物,一定也是站在地上站的直挺挺,很一般人的樣子;畫天空一定是藍色、草地一定是綠色、樹木一定是咖啡色,花一定是紅色。這些固定的模式、習慣,讓小琳的畫沒有活力,每週的作品很雷同,沒什麼變化性。 

 

像小琳這樣的孩子其實很多,我們每堂課的主題都無法鬆動小琳的眼光與標準,課堂上小琳常常問:「要畫什麼?」「要畫什麼?」但我們提供給她的建議都變成具體到不行的圖案,小琳並非自己願意這様,但她就是太知道規矩在那裡,不敢越過那個雷池,就算是一小步也不行。

 

小孩不知道要畫什麼,我說:「那就畫怪物吧!」當我說出「畫怪物」這句話時,孩子睜大眼睛,猜想我說的是真是假;我當然是説真的,而且就邊說邊演了起來:「反正也不知道要畫什麼,你就管他三七二十一,先下筆再說,想轉彎就轉彎,想畫直線就畫直線,想扭來扭去,就扭來扭去;等你畫了點東西後,你就幫她畫眼睛、不一定是兩個眼睛,也有可能是一個、三個或五個,還有手腳,當然可能只有手或只有腳,也可以不是兩隻腳,可以有很多隻腳…。」

 

這些示範,表演以及天馬行空的出糗,終於讓小琳明白,連亂畫的怪物都可以了,那就真的什麼都可以畫。以前畫圖時,她會擔心不完美,不是遲遲無法下筆就是一修再修,現在小琳畫的人物比較有個性,可以畫剪影的小黑人,不需加上表情與服裝來突顯自己的「會」,也不用擔心只畫一個黑影會不會顯得很單調。

小琳的作品之一

 

 

 

 

改造「蒙娜麗莎的微笑」

 

有次在基地上數學課時,我因為要講解數學題目,畫了兩個小人物在白板上,當時國二的阿杰看到後,也跟著在白板上畫起圖,雖然他只畫了一兩個小人物,但看得出阿杰描繪得很生動,讓人印象深刻。

 

雖然如此,我們卻很少看到阿杰畫圖,有需要表現時,阿杰都會推舉別的孩子,趕快躲開。升上國三後,阿杰暫時離開基地,直到高中,才又再來基地活動,剛好碰上美術課的開課。阿杰雖然報了名,但有一搭沒一搭的出席,每次來看看大家的畫,有興趣的就畫一下,沒興趣的就到處走,到處聊天。我問阿杰為何到處走動?阿杰說:「你們畫的這個不是我想畫的,我想畫的是樓上素描課那種(當時我們邀請基地的大小孩來教素描),讓我變厲害的那種。」話是這様説,阿杰並沒有真的去上素描課,第一學期就這樣結束了。

 

第二學期,阿杰又來報名美術課,還拉了朋友一起來。有朋友作伴,阿杰上起課來比較穩定。據阿杰說,他其實是天生好手,從小在家裡看電視,就會很仔細的看人、動物是怎麼動的,然後就畫在紙上,只要一出手,就會被稱讚。但是阿杰從不覺得自己畫得好,因為他的哥哥技高一籌。兩人雖然都是高手,一比較後,勝利就歸屬於哥哥,讚美、光芒也就一起到哥哥的身上去了,兄弟兩念同一所學校,學校派人出去比賽,也都是哥哥去。

阿杰很希望可以學畫、學設計,也羨慕基地的同學可以選擇高職廣設、美術相關科系。然而,阿杰的父母覺得那些科系很花錢,又沒有前途,硬是要阿杰選擇電腦相關科系。父母也不覺得阿杰在美術方面,有特別突出的表現。

 

過往的經驗,影響了阿杰在美術課的表現,往往大家開始準備動筆時,便是阿杰最辛苦的時候。

 

大部分的孩子要下筆時,多少有點難以開始,但經過一段時間,他們越來越能放鬆,也就越快能下定決心動筆作畫。但阿杰一直都很不容易下筆,雖然他的表現力一直是屬一屬二的好,速度也快,不像其他的孩子,多少會遇到描繪技巧的問題。但大部份的孩子很快就會有想法,可以自在隨興的發揮,阿杰卻恰恰好相反,他會花很多時間在下筆的準備上,阿杰想要自己的畫非常特別,非常漂亮,對於最後的成果有很高的期待跟標準。

 

某一次課程,我們要改造「蒙娜麗莎的微笑」這幅畫;我印了很多張這幅名畫,讓小孩可以任意剪貼、改造;改造名畫,非常符合小孩想要做怪的心情,大家都特別有興致,阿杰也不例外,於是他希望自己的作品有厲害表現的心情,也更強烈。我知道阿杰喜歡在畫裡安排別出心裁的巧思,只要想到了這個巧思,阿杰就可以在短時間內完成作品。因此,我特別花時間陪阿杰隨便亂亂說,加上阿杰很不會用剪刀,陪阿杰亂講的同時,我就幫他把麗莎的臉部跟身體剪開來。這亂說亂剪沒多久,阿杰靈光一閃,笑開懷的說:「哎呀!我想到了,這幅畫一定會讓你滿意的。」最後阿杰完成一幅「麗莎的世界」。

(圖九)阿杰的麗莎的世界

 

阿杰需要有人在開始畫圖前陪他天馬行空的亂講,最好是很離譜的那種,越離譜越能激發他的想法。除了畫的好,他還想要有更特別的表現、得到誇讚,讓他自己更喜歡自己與自己的作品;我安排這堂課也確實是特別為阿杰而準備的,有了這次的好經驗,阿杰在之後的課程裡,也就越來越容易出現佳作。

 

 

 

畫畫與説話

 

柏凱是個發展遲緩的孩子,在學校會到資源班上課,雖然來基地時已經國中,但柏凱整個表現跟國小一、二年級的孩子差不多,有時還更差一點。

 

柏凱的笑容很真誠,不論聽得懂聽不懂他都會用笑容帶過,認識久了我們明白笑容的作用,就會追問他,這様你同意嗎?這様可以嗎?這様你明白嗎?一被追問,柏凱就會回「哼!」「你都欺負我」「NO!」,這三句話是除了笑容之外,我們最常得到的回應。也因此,柏凱雖然笑容可掬,好相處(基本上他不太會生氣),而且很喜歡和大人在一起,但我們和柏凱的互動都只能停留在笑容裡。基地的孩子也發現柏凱沒有辦法真的與人有互動,還好並沒有人會故意欺負柏凱,我們也就只能先讓柏凱依他的意思發展。

 

開始有美術課的那個學期,柏凱國二了,每天跟著助教寫他必須完成的功課,有一天,柏凱突然跑來問我:「我想要上美術課可以嗎?」我看著柏凱問了一些,確認他是不是真的要上美術課的問題,柏凱一一的回答我,最後我說:「讓我想想可以嗎?我要想一下現在的狀況適不適合讓你進來。」柏凱笑瞇瞇地指著自己地看著我說:「好啊!你考慮考慮喔。」

 

聽柏凱這麼一說,我自己嚇了一跳,這是第一次聽見他那麼清楚的表達自己的想法跟意願,我想,柏凱一定真的很想上美術課,才會這麼願意花時間回答我的問題,最後,還不忘跟我說:「你考慮考慮喔!」,當下我就決定,一定要讓他進來。

 

但讓柏凱來上美術課,我是真的有點沒把握,因為不確定柏凱的狀況,不確定他有沒有辦法跟著我們進行每週的創作?不確定他對畫圖能掌握的能力到哪?不確定我的安排可不可照顧他的需要?但我確實做好一種心理準備,就是柏凱會每週都亂畫。

 

果然,柏凱在教室裡每週都來不及聽完材料的使用方式就開始亂畫,那段時期我們使用壓克力顏料作畫,因此,柏凱自己先開始並不會影響到別人。有趣的是,即使每週都亂畫,也不在乎壓克力顏料的特性,柏凱憑自己的直覺在紙上塗塗畫畫,都不會太糟。柏凱似乎天生對於色彩有一種敏銳,每週作品的顏色都安排的恰到好處,即使有時顏色會髒,還是有一種好看,而且柏凱的畫很直接,不受拘束,我一看到他的畫就很喜歡。

 

慢慢的我發現,柏凱的畫一直都是同一個樣子,就像柏凱總是只用同樣的幾個句子跟人說話一樣,柏凱在畫人跟動物時,都只有細細的一條線代表手跟腳,如果有畫雲,雲朵永遠都一樣的大小,同一個樣子,就像蓋印章一樣。不知道要畫什麼的時候,就用隨便的線條亂畫畫滿。有一堂課,我給柏凱的規則是畫十個不同樣子的人,這些人都不能像他以前畫的,頭大大、四肢都是一條線的那一種,要有肉、要穿衣服,衣服上的線條也都要不一樣,這終於讓柏凱第一次有苦惱的感覺。

 

柏凱慢慢的想,慢慢的畫,一邊畫一邊想正在畫的這個人,要跟剛剛畫的另一個人怎樣的不一樣,完全沒有過去的急躁様,柏凱很快地就找我求救,我剛好抓住機會跟柏凱多說一點話,跟柏凱說,用不一樣的線條就可以表現不同的衣服,用不一樣的圖案可以表現不同的褲子,用一樣的線條圖案,可是,在安排上多一點變化,也會呈現出不一樣的效果。

 

以往柏凱不太在意自己畫了什麼,不太在意被評價了什麼;這回柏凱畫了一張他自己也很喜歡的圖,他到處拿給基地的大人看,遇到很喜歡這張畫的大人,柏凱還會很認真的說不能送他,自己要留下來。

(圖十)柏凱的十個人物

 

 

柏凱在課堂上開始有點認真想:自己要畫什麼,畫面的安排也多了不同的人物。在教室外柏凱也有了大進步。基地的大人們也明白了,柏凱同様一句「你都欺負我」—有時是想跟人聊天,有時是被誤會,有時是遇到一個不如意的事,我們應該協助他學會完整表達自己的意思。大人們開始更認真回應柏凱的語言,把我們猜的意思講給他聽,並且認真解釋拒絕他的原因,也不讓柏凱丟下一兩句話就跑走。當柏凱跑來跟我說:「你都欺負我。」我會認真的跟柏凱說:「你想跟我講話對不對。」柏凱見到人說:「哼!」我會說:「我比較喜歡被用嗨!來打招呼。就像這樣,嗨~柏凱。」柏凱的用語變多了,真的可以跟人聊上天,美術課上又進步更多。

 

這樣的孩子,美術上的天份與能力不常被認真對待。美術課跟一般學科相較之下,本來就比較容易被忽略,大人更是覺得,會不會寫字,看不看的懂字,以後能不能有一技之長養活自己,才是要務。就算有美術天份,有什麼意義?

 

有一次的課程是畫木盒子,在木盒子上作畫跟在紙上有很大的不同;畫在紙上,就只有一個平面;木盒可以單純一個面一個面來看,總共有六個面,但這六個面彼此之間又有點關係。對於一般國中生來說,要將木盒整體當做一張立體畫紙來看,沒那麼難,但柏凱一次只能看到一個面,每一面都不相關,我想教會柏凱畫立體盒。

 

柏凱已經確定好自己的主題是「怪物盒」,要有很多的怪物從盒子的底部爬出來,爬滿整個盒子;我讓柏凱想像,越真實越好:真的怪物爬滿整個盒子,怪物有沒有可能爬在面跟面的交界上?怪物的身體一半在這一面,另一半在旁邊那一面?當然,我一邊講一邊拿著木盒子比劃著。柏凱說會,我就請柏凱畫出那種感覺,柏凱先選定其中一面畫了半個怪物,但轉到了另一面,卻不見怪物的另一半身體;我知道我描述的不夠好,於是決定用演的。我跟柏凱說:現在假裝要把我畫在盒子上,盒子的其中兩面就像我旁邊的桌面跟桌子的側邊,我一邊講一邊把自己貼在桌子的側邊上,然後我彎下腰把整個上半身也貼放在桌面上,彷彿自己真的被貼畫在桌上一樣的解釋給柏凱聽。

 

這其實有點難度,不僅是講解有點難度,就連柏凱要理解也有點難,更何況這是一個把平面轉立體的跨越;最後柏凱完成了很不錯的怪物盒,真的有怪物從盒子底部慢慢爬滿整個盒子的恐怖感覺。

(圖十一)柏凱的怪物盒-正面

 

(圖十二)柏凱的怪物盒-背面
 
 

*原文出自於2012年人本 三重青少年基地工作報告。

   報告人:閔柏陵/三重基地教學與生活輔導員

 「基地的美術課」原文

*「基地的美術課(上)」

http://teenager.pixnet.net/blog/post/38596035

*「基地的美術課(下)」

http://teenager.pixnet.net/blog/post/38598661

其他   「2012年青少年基地工作報告」:

*「以青少年為主體的課後學習課程(上)」http://teenager.pixnet.net/blog/post/38555811
*「以青少年為主體的課後學習課程(中)」http://teenager.pixnet.net/blog/post/38559783

*「以青少年為主體的課後學習課程(下)」http://teenager.pixnet.net/blog/post/38582839

報告人:江思妤/人本教育基金會三重青少年基地館長

 

三重青少年基地2013年「過年買好禮」義賣活動,贊助三重青少年基地繼續營運,繼續為家庭經濟弱勢青少年提供免費的課程與活動,相關消息請點下面網址 http://teenager.pixnet.net/blog/post/38527269

 

或上基地臉書粉絲頁 http://www.facebook.com/sanchong.teenager.house

點「讚」,成為基地的朋友,就可以看到基地的每月活動與小故事。

teena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