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502.JPG

 

報告人:閔柏陵/三重青少年基地生活與輔導員

初識小真

    那年暑假,小真和哥哥一起來到基地。他們和一群朋友,每天都在基地附近的公園玩,有一天,一個朋友帶著大家一起進來基地,從此,到基地活動也成了他們每天的行程之一。

     九月開學,基地為即將升國一的小孩,加開國一英數課輔班,小真與她的朋友們當然是我們極力邀請的對象。上課的第一天,小真就晚了半個小時才進教室,中間下課時間,又看到小真急急忙忙趕著出門去處理什麼事情;小真的數學程度並不好,但是,除了數學之外,更讓我們頭痛的是,小真沒有辦法上課。雖然只要進到教室裡,小真學習的狀況都很好,但似乎每當我們想幫小真多搞懂一個觀念時,就會有事情是需要小真去處理。

    小真甚麼事情都要插一腳、出主意:朋友在公園要被打,她要去幫忙出頭、相挺;朋友分手,她要去幫忙出氣;朋友跟自己的家人生氣離家出走,她也要跑去朋友家裡去罵朋友的媽媽,再帶朋友到家裡住;不僅朋友的事情她都要插手,搞得一團糟,自己的事情,她也會弄得大家大驚小怪──本來只是有人說討厭她,她一下求證,一下放話,最後就變成一群人吵架。有時候我們忍不住會想:難怪學校老師會不喜歡小真。她不僅自己是個麻煩,跟她有關的事情也都會變得很麻煩,讓人想要離她遠遠的,或者說,離她身上的那些麻煩事遠遠的。 

 

小真與弟弟

    小真家就在基地附近,就在小真和朋友們來基地沒多久,小真二年級的弟弟也跟著來基地。

    小真非常的照顧弟弟,弟弟也非常黏小真,小真走到哪,弟弟就跟到哪,就連椅子,弟弟也要跟小真坐同一張,一開始我們以為姊弟兩感情非常好,後來才知道,事情並不如表面那麼和樂。

    弟弟來基地一陣子之後,開始常常發脾氣。有時是因為姐姐跟朋友聊天,沒有陪弟弟玩;有時是因為在家裡和哥姐搶電視,把恩怨帶過來;或者因為哥哥兇弟弟…不管原因是什麼,只要弟弟一發脾氣,小真就得立即放下正在進行的事情,趕快去安撫。後來我們才知道,小真這麼的照顧弟弟,是因為媽媽賦予她這個責任。從小真懂事開始,不管走到哪,一定帶要帶著弟弟在身邊,如果一個地方弟弟不能去,那麼就表示小真也不能去。有時,基地會帶孩子們出門去走走,小真都會因為要帶弟弟,放棄跟我們一起出門的念頭與機會。我們在一旁看著這一切,除了心疼與無助外,也一直在想,怎麼辦。

    有一次,基地要帶孩子去騎腳踏車,小真非常想要一起去,早在活動的三個月前就開始準備。雖然弟弟不會騎車,但小真想著只要她有本事載弟弟就沒有問題,但當小真發現我們是要一路騎到淡水再騎回三重,她開始擔心自己根本沒有力氣可以載弟弟騎這麼遠的路,而想要放棄。

    想到出發時小真只能一臉羨慕的看著我們出門,然後自己帶著弟弟回家去。我們打算放棄堅持,一起幫忙載弟弟。雖然這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之道,媽媽把弟弟交給小真,我們再把這個責任扛過來,只會讓媽媽更不在乎的要求小真擔起照顧弟弟的責任。而且之前我們在看不過去的時候,幫忙照顧過弟弟,對媽媽的「順水推舟」有很深的體悟。但我們實在不忍心再看到小真失望的臉。

    沒想到,弟弟感受到大家要出遊的氣氛,反而堅持不要去,一聽到弟弟不要去,小真立即絕望的說,算了。我們無法形容當時的憤怒,命運折磨人就算了,家人為何要這樣互相折磨?但冷靜下來時,我們知道,弟弟因為大家都在關心姐姐,於是任起性來要大家關心他。我們幾個大人,重新整理了一下,分頭照顧弟弟與姐姐,一邊和小真商量如何在弟弟一同前往的狀況,完成這次的單車之旅,一邊陪弟弟玩,介紹三重淡水沿途的風光,以及坐在車子後面可以做什麼事。好不容易,在出門的前一天,弟弟答應了,小真就趕緊到處拜託一起出門的朋友,大家一起輪流載弟弟,好讓自己可以一起去玩,大家費了好大一番工夫確定所有安排,到了出發當天,平時不在家的媽媽,竟然待在家裡,小真提起勇氣跟媽媽說要跟我們去騎車,卻被媽媽潑了一桶冷水,下了禁足令,最後小真還是沒能跟我們出門騎車。

  

困難重重的家庭

    從認識小真開始,我們隱隱約覺得家裡有狀況,但一直到媽媽有一天來問我們,可不可以讓小二的弟弟一放學就來基地唸書、寫功課,我們才知道,媽媽一直沒有一個固定的工作,而且有一些欠債,那時家裡唯一的固定收入是爸爸,而媽媽是以週六週日在早市擺地攤來讓手邊有現金可以運用。那一陣子,媽媽接了一個臨時的工作,下午要上班,小二的弟弟放學後沒地方去,我們先幫媽媽找了附近照顧國小學童的教會,因為幫忙連絡弟弟教會的狀況,和媽媽的互動才變得比較多。

    慢慢的,我們知道,每個星期假日,小真要一大早起床跟媽媽到台北市的市場附近擺攤,當天如果生意好,晚上回到家,媽媽就會大手筆的帶孩子去吃火鍋,如果,生意不好,媽媽回家就很容易發脾氣、打小孩,可以感覺的到媽媽的生活壓力非常的大,除了擺攤生意之外,媽媽一直都在找一些社會資源的補助款,但是因為爸爸親戚有房子,有很多的社會補助沒有辦法申請,所以,媽媽就想要跟爸爸離婚,這樣才能申請通過低收入戶的資格。當然,除了補助之外,媽媽與爸爸的感情也不是很好,常常在家裡大打出手,每次吵架,就會弄得整條街上的人都知道,小孩的心情也是大受打擊,爸爸和媽媽最常吵架的原因,也是家裡的經濟問題。

     鄰居說,小真家以前的家境還過得不錯,甚麼最新的東西,家裡都會買,大約小真四年級以前,液晶電視剛出來的時候,小真家裡就買了一台。那時候夫妻倆一起做生意,日子滿好過的,後來,可能生意越來越不好,就沒有做了。但是家裡欠了一些貸款,媽媽那邊也有信用卡的卡債,大大小小的債務拖垮了家裡的經濟,也開始吵吵鬧鬧的生活。

    我們有時候在路上碰到媽媽,媽媽就會開始說起生活不好過,丈夫不成材,小孩不懂大人的辛苦,後來,媽媽跟爸爸離婚,拿到補助,媽媽說的還是:自己一個人帶三個小孩很辛苦,家裡缺錢,爸爸不負責任,社會的補助很難申請……有時候,媽媽會直接跟我們借錢,沒借到,媽媽就會再往其他方面去想辦法借錢。有一次,媽媽就跟小真要班上家長會長的電話,小真不想給,擔心媽媽去借錢,自己跟同學的關係會變的很尷尬,媽媽就對孩子發了脾氣,氣著說:我不想要養你們,不要管你們了。

     但事實上,自從媽媽和爸爸離婚,家裡通過了低收入戶的申請,一些社福團體的補助也在媽媽的極力爭取下,加加減減的進來,但媽媽過生活的方式,還是讓家裡的經濟有很大的困難。在我們的想法裡,如果生活不太好過,就省吃儉用一點,多存一點錢,以備不時之需。但是,我們發現媽媽不是這樣,如果這一陣子錢得到比較多,媽媽就帶小孩吃火鍋、買相機、買mp3,也常常去打牌賭博,小孩要什麼就買什麼;等到沒錢的時候,媽媽就想各種辦法,借錢、要補助、找各式各樣的工作、對小孩發脾氣,怪小孩不體貼,怪前夫不負責任…這樣的循環,一陣子一陣子就進行一輪。

     為了小真家,基地又恢復每天開伙(之前大約有三個月的時間,我們只在星期六邀小孩一起吃飯),小真與哥哥、弟弟天天在基地吃飯,有一天,媽媽因為小真都沒有回家煮飯,而發了一頓脾氣。媽媽說,小真就只喜歡在外面玩,家裡很多該做的家事都沒做。我們問小真,是不是真的很多家事沒做,小真也搞不清楚的說:應該都做了阿!就只有沒有煮飯而已。──但是小真和哥哥弟弟都在基地吃飯,並不需要小真煮飯啊?我們實在百思不得其解。

    後來我們猜想,其實媽媽很怕孤單,有空的時候很需要小孩在一旁陪伴她。如果媽媽有事情在忙,就會覺得小孩很煩,最好小真把弟弟帶出門去最好了,可是,等媽媽一沒事,回到家,卻發現小孩都不在家的時候,媽媽就開始到處找小孩,有時候小真和弟弟在基地待得稍微久了一點,沒有立刻回家,沒多久,就會看到小真媽媽氣急敗壞的到基地來破口大罵,罵到自己跟孩子都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再一家人一起回家,就像是一陣西北雨,那陣子,這樣的情景三天二頭就在基地上演一次。

    從媽媽的立場與角度來看,媽媽確實滿辛苦的,一個人沒有固定的工作與收入,只有靠每個星期擺攤,卻還要養三個孩子,真的不容易。三個孩子裡面,小真是最體貼媽媽的,我們常常聽到小真說媽媽手上沒有錢了,或是,聽到小真說擺攤的生意不好,不知道怎麼辦。有好一陣子,小真在爸爸那邊拿到了一個禮拜的早餐錢,大約七八十元,但是她幾乎都不會花掉,有時在家裡吃一片土司,有時從基地帶一些餅乾放在身上,小真把每個星期的早餐錢通通存起來,我們問她:你為何不去買早餐吃?小真說:我想要把錢存起來,在媽媽沒有錢的時候,我就可以給媽媽錢。然而,這一點錢根本幫不了家裡甚麼忙,省這麼一點錢,卻讓自己沒有好好的吃早餐,實在得不償失,但是小真卻堅持要這麼作,小真說:自己已經夠笨了,但是她很心疼媽媽,她覺得媽媽更笨,因為她媽媽有個朋友,每次都會騙媽媽的錢,小真跟媽媽提醒過很多次,但是,媽媽還是一直心甘情願的被騙,小真沒辦法,所以很積極的存錢,在媽媽有急用的時候以防萬一,這是小真想很久,想出來可以幫媽媽忙的方式。

 

重男輕女的觀念與習慣性的委屈自己

    小真的爸爸媽媽重男輕女的觀念很重,小真這個女生又剛好夾在哥哥和弟弟的中間,為了要討好媽媽,小真幾乎包辦了家裡所有的家事,希望自己能多被爸爸媽媽疼愛,但是,媽媽疼的是弟弟,爸爸疼的是哥哥,只有小真自己,不管多努力,都不會被疼愛。常常,小真來到基地,講到爸爸媽媽偏心的事情,就會很委屈的哭,哭到哽咽,哭的眼睛都腫了,我們很捨不得想要安慰她,偏偏重男輕女這種偏心,是怎樣安慰都安慰不了的,只能看著她哭,給她一點擁抱,再說一些開心的事情逗她開心。即使小真很清楚知道爸媽就是偏心家裡的男生,但,她還是非常在乎自己在爸媽心中的位子,如果有一天,爸媽突然對她好一點,多聽她講一點事情,小真就會開心一整天,放學也會來基地開心的告訴我們,看到小真這樣,我們就又更加的心疼她。

    而認識小真越久,就越會覺得這個孩子讓人心疼。因為家裡的狀況不好,小真心裡有很多委曲,那種委屈不僅僅是物質的匱乏,還有父母親的關愛,跟哥哥、弟弟比起來,小真得到的關愛實在是少之又少的。有時學校需要交一些費用,哥哥只要開口,都可以順利跟爸爸媽媽拿到錢,同樣的情況,小真就會被刁難,尤其爸爸常常會說小真是女生,養了也沒有用,只是賠錢而已,小真常常要忍著被罵的委屈,三番二次的找爸爸或媽媽,他們才會拿出錢來讓小真到學校繳費用;好幾次,學校有活動,哥哥都很自然的覺得他一定可以參加,反觀小真,就會非常的不確定,因為她不知道媽媽會不會讓她參加,如果需要多繳費用,小真就會直接覺得一定不可能去。除了爸爸媽媽的偏袒之外,其實我們更心疼的是,連小真都對自己不好。

    一開始,我們每次跟小真聊天的狀況都是,講到傷心處,小真就開始哭,問小真說:那你覺得可以怎麼辦?小真最常有的回答就是,聳聳肩然後說:不知道。我們可以感覺到,小真並不喜歡自己的生活,但是,她一點都沒有想要去做任何的改變,一開始,我們看不過去她的遭遇,總是積極的想辦法,希望可以幫她一點忙,但任何的提議,小真不是說不可能就是說我不會,說到最後,不僅小真自己充滿了無力感,也把那種無力的氛圍蔓延到我們的身上,讓我們覺得是不是要打了退堂鼓?漸漸地,我們發覺,除非小真自己有想要改變這一切,不然,我們再怎麼樣想要幫忙她,都是沒有辦法的。

 

改變

    讓人意外的,小真的改變竟然是從跟朋友的關係開始。

    小真的朋友們習慣所有的事情都到公園「喬」。只要一有事情,就是傳話,相約到公園解決,解決的方式當然就是「打」。大家一開始來到基地,也把喬事情的習慣帶過來。那一陣子,我們常常看到幾個人在基地的某個角落偷偷的講話,不敢也不肯讓基地的大人知道,一來,被大人知道了,就等於是告密。二來,在他們經驗裡面,被大人知道不代表事情會被解決,不但沒解決,還會加上被大人處罰,得不償失。然而,每次看小真和朋友們神色緊張的偷偷講話,我們就知道,公園又要有事了。

    漸漸地,小真開始可以跟我們說公園的事情。那一陣子,有幾個學姊,常常找小真與朋友們的麻煩,也時候連自己為何被打,小真都搞不清楚,可是,只要有人放話,小真還是要到公園去赴約。我們好幾次勸小真不要去,離他們遠一點,總有辦法可以不要讓自己一直被打的,小真在我們面前會被說服,但事後都被我們知道,她還是跟他們牽扯不清。

    我們決定,暫時不那麼積極的介入小真的事情,如果小真來跟我們說她的委屈,我們先忍著不要建議,單純當一個聽眾就好了,讓小真自己想辦法。好幾次,小真主動說她想要離公園的朋友遠一點,以前我們會趁勝追擊,要她趕快離開,但是現在,我們問小真為何要做這樣的決定,她自己的想法是什麼,不論小真說了什麼,我們都不急著驗證,也不急著出手,除非小真主動來要我們幫忙。把主導權還給小真之後,她真的慢慢當起自己的主人,用她自己會的方法,逐步脫離那群朋友,不再被控制。讓人驚訝的是,不但小真自己不被控制,小真還「多管閒事」的,幫了好幾個朋友不再被學姊欺負。

    脫離朋友的控制,讓小真憂愁的表情開朗許多,但是,小真有個更大的難題,是她的家庭。

 

*原文出自於2010年人本 三重青少年基地工作報告。

    報告人:閔柏陵/三重基地教學與生活輔導員

 

小真與她的家人── 走出惡性循環,成為家庭命運的改變者」(下)

http://teenager.pixnet.net/blog/post/38619799

  

其他   「2012年青少年基地工作報告」:

*「以青少年為主體的課後學習課程(上)」http://teenager.pixnet.net/blog/post/38555811

*「以青少年為主體的課後學習課程(中)」http://teenager.pixnet.net/blog/post/38559783

*「以青少年為主體的課後學習課程(下)」http://teenager.pixnet.net/blog/post/38582839

 

 報告人:江思妤/人本教育基金會三重青少年基地館長

三重青少年基地2013年「過年買好禮」義賣活動,贊助三重青少年基地繼續營運,

繼續為家庭經濟弱勢青少年提供免費的課程與活動,相關消息請點下面網址 http://teenager.pixnet.net/blog/post/38527269

或上基地臉書粉絲頁 http://www.facebook.com/sanchong.teenager.house

點「讚」,成為基地的朋友,就可以看到基地的每月活動與小故事。

 

teena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