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送基地一把電吉他嗎? ◎廖文躍(三重青少年基地教學與生活輔導員)

 

二○○七年十月中到現在,基地每週六進行吉他社,加上寒假密集的四堂寒訓課,總共上了將近二十次,其中包含認識吉他、調音換弦、和絃練習、節奏變化、指法轉換等技巧外,課程中還加入了詞曲討論、歌曲意境、作者生平等介紹。這週,我們設計了外出的課程,前往一個獨立製作的錄音室參觀。

我按照和孩子約定的時間到了基地,門口已經聚了一群人,大夥兒上週知道要去參觀錄音室時,神情鎮定,沒表現太多的情緒,只是靜靜的聽著我談相關訊息,但今天大家提早集合完畢的默契,卻著實的讓我感覺到大夥兒的興奮。

IMG_2103  

電吉他,一把多少錢?

這間錄音室是我高中學弟小粉的個人工作室,同時他也經營網路拍賣錄音設備與樂器等,在決定要帶孩子們一起去之前,我先跟他開了個會,討論為什麼要安排這次參觀,以及訂定當天的流程。

帶著孩子們移動到另一個空間上課,當然是一件有趣的事,但我們除了談錄音室的架構與器材操作方法外,還安排了樂團來團練,期待孩子們體驗樂團練習時的震撼;另外,我們也決定準備桌椅與茶點,讓大夥能自在的和樂手們閒談—和有相同興趣的「前輩」聊天,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參觀完錄音間,大家終於坐下來後,小粉熱情的招呼孩子們:「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從抵達錄音間,小粉介紹空間與聆聽樂團練習,只見孩子們偶爾小聲的彼此交談,一直沒有主動提問,在頂樓平台上,大夥曬著入冬以來難得的暖陽,吃著點心,話匣子才慢慢打開。

「真的可以問問題嗎?」開口的是小杰,而用「真的?」開頭當問句是他的習慣。

「可以呀,什麼都可以問。」小粉一派輕鬆的斜靠在桌上。

「那…電吉他一把多少錢?」小杰一問完,我在一旁「哈!」一聲的笑了出來,倒不是取笑孩子,而是感覺一陣驚喜與意外:上週我陪著小粉仔仔細細的猜想孩子們可能會問的問題,從小粉的個人經歷、對音樂的執著態度、樂團成員的背景、學琴的歷程、親手打造工作室的過程、曾經面對的困難等,都好好的談過一遍,沒想到完全準備錯方向,孩子丟出的第一個問題,竟然是問價錢。

「電吉他不貴啦!」小粉笑著回答,「得看個人預算和需求,從一兩千元到上萬元的種類都有。」

「我在網路上看到人家賣一把三千八耶!」小杰接著追問,原來他一直在注意電吉他,還上網去找過資料了。

「三千八阿,三千八的話,我可以幫你準備一整套的設備了,不只電吉他,包含音箱、導線、背帶、背包什麼都有了!」小粉頓時轉成做生意的口吻,這幾年的買賣經驗,要問吉他價格的行情,找他準沒錯。

小杰和其他孩子,認真的聽著小粉的談話,這時小杰突然冒出一句:「這麼便宜阿…」

「這本來就不貴阿!」小粉也接話,隨後,小杰慢慢的,清楚的說:「那…你能送基地一把電吉他嗎?」

 

練吉他後,不再喊無聊!

現年國三的小杰,在國二的時候來到基地參加課輔,二○○七年十月時,小杰的媽媽希望他也能試試看接觸音樂,於是幫他報名了基地的鋼琴社,小杰硬著頭皮到了基地上鋼琴課時,看到一旁的吉他,便向工作人員詢問吉他社的事,也是那一天,他才開始參加吉他社。

同事們說,小杰國二時,面對學習這件事,表現得很逃避,也很否定自己的能力,當他答對了某一個數學題時,總會喃喃的說:「唉呀~那是賽到的,一定有阿飄在幫忙。」要請他針對一個題目發表他的意見或想法時,他還會直接的冒出一句:「不要聽我的,我說出來的一定是錯的。」他不但對自己沒什麼信心,而且遇到不公平的對待時,都會說,是自己活該.每次來基地都喊無聊無聊,每天最有興趣的事,就是和人聊線上遊戲。

小杰在基地的課輔老師思慧說:「自從他開始參加吉他社之後,就開始感覺他不一樣,明明要花很多時間練習,手指頭還會很痛,可是他會很願意慢慢的進步,每天持續的練習,去年他還上台自彈自唱,這對他來說,是很不一樣的經驗。而且啊,我發現他現在不太會喊無聊,也都不會找人聊線上遊戲了。」

P1010496  

 

小杰自彈自唱「萍聚」

 小杰問的問題一直繞在我腦中,正好前兩天才又跟他聊到學吉他這件事,問他對於我的教法有什麼意見時,他說:「我覺得還想多學一些新的歌曲,你教我們的很多歌我們都沒聽過,這樣唱給別人聽,別人也不知道。」經過四個月的學習與摸索,小杰終於提出自己的想法,之前上課,他是照單全收,問他意見,他都說無所謂。

上次,我問他學吉他之前和現在有什麼差別,他說:「以前會覺得吉他很難,所以根本沒想過自己要去彈,也沒想過自己真的會在台上彈吉他,現在就感覺很好,雖然我還不是很厲害,可是應該是還不錯,至少我已經會自彈自唱了,應該是比較有自信一點吧。」

這個學期,為了顧及進度落後的新學員,我總是刻意的把吉他課的進度拉慢,雖然小杰都會了,但他一點都不會嫌棄別人,或者要求要新的進度,反而溫柔地協助教學,一字一句慢慢的解說著。這學期的第一堂課,我請小杰自選一首歌,在課堂上彈奏給大家聽,並且說明為何要選這首,小杰選了「萍聚」,他說:「有一天晚上,我在看電視,電視上有一群學生就唱這首歌給他們的老師聽,我覺得很好聽,我就去翻歌譜,結果真的有,所以我選這一首。」「還有阿,因為我覺得我國三了,再沒多久就要畢業了,這首歌讓我感覺可以用來跟我的國中三年說再見。」

小杰帶著些許害羞的表情,說完,大夥報以熱烈的掌聲,他也微笑接受。這回,小杰沒有再說「唉呀~那是賽到的,一定有阿飄在幫忙。」他坦然的接受掌聲。

 

回基地,大夥兒搶抱吉他練習!

我在錄音室裡,看著認真問問題的小杰,欣賞他終於面對自己的需求,願意表達想法,也等著小粉回答這個意料之外的提問。「那當然沒問題!」小粉大方的開口答應,即使錄音室並不容易經營,「下次進貨的時候,我請文躍來帶一把回基地!」一時間,全場轟動,大家一陣興奮。

「好~除了價格之外,大家有沒有其他問題想要問的阿?」難得去一趟,小粉也繼續把握時間,隨後跟孩子們談了為何自己選擇以音樂為職業的歷程。

點心過後,大夥兒又進到練團室,找自己喜歡的樂器玩。回程走往公車站牌的路上,小杰和另一個孩子對話。

孩子說:「電吉他這麼貴,你怎麼可以跟小粉要咧!」

小杰:「我又沒說一定要,而且,我又不是幫自己要!」

孩子:「可是這樣會很不好意思阿!我們去那邊上課,然後又跟人要東西。」

「是小粉說很便宜的阿,而且,到時候基地有電吉他,那不是很棒嗎?」小杰說完頭一轉,對著我問:「文躍,小粉真的會給基地一把電吉他嗎?」

夕陽灑在疏洪道的草地上,橋下閃著紅紫白相間的波斯菊花田,孩子們靜默的乘著公車返回基地,今天的吉他社課程也就告一段落了.我望著窗外,想著一整個下午的參訪,不知道能讓孩子感受多少?一進到基地,孩子們衝向吉他,「文躍,我想學新的進度!」一下子四、五把吉他被抱起,小杰也在其中,頓時,基地又充滿了弦韻。

〈原文刊載於《人本教育札記》227期〉

teena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