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交相賊 ◎江思妤(人本教育基金會三重青少年基地館長)

在三重青少年基地,除了英文數學課,我們還規劃了陪國中生寫功課、預習和複習學校課業的時段。這麼多年下來,我們發現陪國中生寫功課最大的困難,不是孩子們不會寫或不想寫,而是總會遇到一堆寫不完的罰寫。

罰寫的內容各式各樣:講髒話或上課說話,罰寫那句髒話或「我不講」一百到五百遍;平時考試未達標準(有的標準是八十分,有的標準是六十分,或每個人的標準都不一樣),罰抄寫錯的題目與答案十到五十遍,或抄寫整張考卷一到五遍;作業沒交,抄整課課文、抄講義、抄測驗卷;全班秩序表現不佳,考試成績不好,全班罰抄課文或考題數遍面對這麼大量的罰寫,有心負責的孩子,往往一整個晚上都在寫罰寫,遑論和助教們一起預習和複習課業,或問問題。

因應這些罰寫,孩子們也發展出許多應付罰寫的方法:一次手握三隻原子筆、寫滿整張考卷讓老師無法細數罰寫次數、找人幫忙寫罰寫、拜託交換改的同學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等,而這些應付的方法,也往往真的可以成功。

看到孩子們為了少寫幾遍罰寫,互相交流各種矇混過關的辦法,我心裡頭就會冒出「上下交相賊」這句話。要避免上下交相賊,最好的辦法就是「如實地面對問題」。於是,我們總會在孩子們寫罰寫時,詢問他們罰寫的原因、他覺得這樣的罰寫合理嗎?以及,他想寫嗎?

一開始,孩子們總困於自已的不足破壞秩序,成績不好,違反規定而不願意告訴我們罰寫的理由。無論理由為何,大部份的孩子都會說,罰寫是應該的。但問到孩子們「想不想寫」,搖頭的人就變多了。或許會有人以為,孩子們不想寫是因為懶惰,但我們知道,孩子們不想寫,是因為他覺得不合理但不敢說。

那年,一個很乖的女孩月考後愁眉苦臉走進基地,坐到讀書寫功課的座位後,遲遲無法開始寫功課或讀書。助教問了幾次,女孩都不說話。助教只好對她說,看起來有事情正困擾著她,等她準備好要講了,助教一定認真聽,全力幫忙。過了一陣子,女孩主動告訴助教,她被罰寫國文考卷四十遍,因為考前老師說,小考沒考好加上段考又考不好,就要這樣罰寫。女孩不想寫,但不寫會加罰一倍。

順著孩子的語言,助教反問孩子:「考前老師先說了,當時沒有人反對,現在老師履行承諾,不就應該寫這些罰寫嗎?」

女孩說:「但是這個規定不合理,罰寫是老師說的,明明大家都不想寫罰寫,也沒有辦法表示反對。而且這樣罰沒有用,對課業沒有幫助。」

DSC_3371  

為了幫助孩子想清楚事情,助教把問題丟回給女孩:「那現在怎麼辦?」女孩說:「我不想寫。」於是兩人一起往下推衍,不寫罰寫,會發生什麼事?除了會被加罰一倍或愛校服務,還有一個可能,就是通知家長。女孩本來很害怕通知家長,但想了想,說:「算了,沒關係。我還是不想寫。」

不寫罰寫,那可以寫什麼呢?助教和女孩聊起了國文課本裡的內容,「強摘的果子不甜」,對照老師罰寫四十遍的要求,女孩決定在罰寫的紙張上,寫下拒絕罰寫的理由。

第二天,女孩來到基地,大家都關心她罰寫事件的後續,女孩說沒有寫罰寫,但也還沒有把拒絕的理由交出去。旁邊另一個孩子默默的說:「就寫啊,我都寫完了,反正是一直抄一直抄。還有人寫一千六百遍的。但我想問老師,為什麼要我們抄?」不論願不願意寫罰寫,孩子們的內在對這樣的處罰方式都有疑惑。

我們想到,以前有個班級考試考不好,老師要全班選被打或罰寫,有兩個女孩同時舉手,和老師說她們不想被打也不要罰寫,自已需要的,是回家好好唸書,把不會不熟的弄懂。這兩個女孩的發言,在當下讓她們成了班上的異類,因為老師就真的沒有處罰她們;但後來,老師也因為她們當時的發言而調整了教學,師生都得到許多不同於過往的收穫。

於是,我們對眼前的孩子說,沒有人覺得她一定要把拒寫的理由交出去,公開表明不寫罰寫,是需要勇氣的,她今天沒有把拒寫的理由交出去,表示她內心其實有擔心,這是人之常情;我們無法幫她決定要不要交,但無論她做什麼決定,我們一定會陪著她。交或不交都好,重要的是,她想過這一切。

後來女孩決定先和父母說這件事,讓父母知道她的想法與決定。

事情的結果是,女孩把不寫罰寫的理由交了出去,老師收到了。沒有加倍的處罰,但也沒有任何回音。上下交相賊的下,不賊了,上,或許還在想吧。

 

〈原文刊載於《人本教育札記》276期〉

teena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