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教組長到此一遊 江思妤(人本教育基金會三重青少年基地館長)

國三的孩子說,體育課後,全班回到教室,看到生教組長在黑板上留了話:某某某組長到此一遊,收獲小說X本、手機X支。旁邊聽到的孩子也就跟著說:「我們學校是升旗的時候,主任叫老師回到教室安全檢查。」還有人說:「我們班都是老師在你面前一個一個搜。」又有人說:「我們老師每個星期都會抽一排突擊檢查

各班各校搜書包的方式雖然不同,但列入違禁品的品項卻幾乎一模一樣:香煙、打火機、手機、漫畫、小說、MP3、爽報、蘋果日報、撲克牌、PSP(掌上型遊戲機)、項鍊、耳環、充電器

孩子們講得興高采烈,我們在一旁聽得心灰意冷,無法接受如此侵犯人權的事,在學校裡是這麼稀鬆平常、司空見慣。問孩子們,這樣搜有用嗎?有的孩子說有,有的孩子說沒有。

覺得沒有用的孩子說,有很多地方可以藏,很多同學都拆開書包,把東西藏在書包的夾層裡,同學也會互相掩護,還有人藏在講台上因為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而且就算被沒收,再帶就好了,又不是只有一件。

覺得有用的孩子說,被老師搜到很丟臉,就不會想要再帶那些東西去學校了,而且東西被沒收又要不回來。

問孩子:你覺得老師喜歡搜你們的書包或抽屜嗎?

孩子們愣了許久,有人說老師喜歡搜,因為老師搜東西時都顯得特別威風,而且搜到東西時,老師聲音都會變高或變大。而大部份孩子都說,看不出來老師喜不喜歡,但好像喜歡搜的老師,次數就會比較多,不喜歡搜的老師,次數就比較少。

再問:如果是你,你會搜嗎?

有人說:「不會,沒有經過同意就翻別人的東西很奇怪、很噁心,我不喜歡搜別人的東西。」也有人說:「會,因為可以看到別人的東西,而且可以搜別人的東西,感覺自己很厲害、很威風。」

我們無法知道,學校以及老師們,這麼公然、持續、固定的搜書包,除了要找出違禁品外,是否有部份原因是在滿足自己的窺伺慾。但孩子們的基本人權在學校裡不但沒有被維護,反而被直接侵犯,卻是不爭的事實。

被搜書包、搜抽屜,孩子們不介意至少在語言上,大部份的孩子們只是覺得老師很煩、很機車,並不覺得自己的隱私被侵犯。那麼被搜身體呢?我們講起三重光榮國中曾經有一位女老師,為了確認女學生在體育課請生理假是真的,親自摸女學生的屁股,確認褲子裡有衛生棉。孩子們一聽,紛紛說:「不可以!不可以!」

「一樣是為了教學,為什麼可以搜書包或抽屜,卻不可以摸屁股?」我們問。

一個孩子說:「不上體育課又不會怎樣,帶煙就是違法的。」

DSC_1110  

但孩子們不知道,依據少年福利法的精神,成年人發現未成年者身上有香煙,最重要的工作是找出提供/販售香煙的人,不讓他繼續提供,不是僅僅把煙沒收。

另一個孩子說:「帶刀子可能是為了打架,刀子被沒收就打不成了。」他一講完,就有孩子補充:「他們可以再約其他天打架啊!」

那麼,手機、漫畫、小說、MP3、蘋果日報、撲克牌、PSP…為什麼不能帶去學校?

孩子們想了許久,一個孩子說:「是為了我們好。」

另一個孩子接著說:「但是,要我們上體育課,也是為了我們好。」

我們無法知道老師搜書包究竟是為了誰,但孩子們的對話,讓我們想起另一個老師的故事

有一位老師很不喜歡搜書包,但也不敢反抗學校,遇到要搜書包時,就在教室裡走來走去、作作樣子,主任發現了,就親自去搜書包。老師沒辦法,就把搜書包的日子都先對同學們說,請同學們自己小心。

不搜書包,班級的狀況有比較多嗎?這位老師說,班上的狀況不是校內最壞,也不是最好,但師生之間比較有話聊。那麼,到底為什麼這位老師不喜歡搜書包?他說:「要做對的事,很難,但至少,我可以不要做不對的事。」

談著談著,話題回到那個在黑板上「到此一遊」的生教組長。

「為什麼那個組長做不對的事,還那麼囂張,留話在黑板上?」一個孩子問。

「或許組長並不知道自己做了不對的事情。如果有人好好和他講,他就有機會為自己做一個好的決定。」我們說。

東西被沒收的孩子決定試試看,先去向組長把東西要回來;如果要得成,就可以再試著和組長聊天;聊得成,就什麼話都有機會談。

兩個星期後,聽孩子說被沒收的東西要回來了,不過組長還得很不甘願,因此也就沒有聊天的機會,但孩子說:「沒關係,至少我知道可以把東西要回來!」

 

〈原文刊載於《人本教育札記》279期〉

teena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