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自己 江思妤(人本教育基金會三重青少年基地館長)

來三重青少年基地上課的孩子,有男有女,又都是十多歲的年紀,一開始男生女生難免會打打鬧鬧,不是互相追打,就是一群人講話音量越來越高。高漲的情緒總是要經過好幾個星期,大家彼此認識熟悉後,才會慢慢平息。

有一年,基地來了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不但人漂亮,個性也活潑好玩。女孩和一個男孩連續打鬧一個多月,大人們試著分頭問女孩與男孩,是否彼此之間有好感?兩人都說沒有;要不要跟別人一起玩?兩人都搖頭;玩得有點過頭,吵到別人了,怎麼辦?孩子們說,會改進。但孩子們對於自己的感覺都還懵懵懂懂,哪能真的改進?

我們也就只好一邊等孩子明白自己的感受,一邊想,還可以怎麼辦。

那天下課時,兩個人從二樓衝到一樓,男孩喊著:「她捏了葡萄乾!」我想了想,就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女孩動手捏了男孩的乳頭。

兩小無猜情竇初開,打打玩玩本來沒什麼,但侵犯到身體的隱私部位實在不太妥當,我只好請兩個人在一樓坐下來談,男孩一方面有點不好意思,一方面又有些害怕,動手的女孩則還多了些不高興。孩子們會不好意思,表示他們知道這次的打鬧和以往不太一樣,但他們怕被罵就有點麻煩,孩子們不知道我真正擔心的是:他們不懂得保護自己。

為了打破僵局,我直接說動手捏別人的乳頭不是一件錯的事,但不太妥當。聽到我直接講出「捏乳頭」三個字,孩子們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然後我們才有機會往下談。我們談身體自主權,談基地的大人反對體罰,談每一個人都應該好好保護自己的身體,而且不可以侵犯別人的身體。以及身體被衣服包起來的部份,需要經過我們同意,別人才可以碰觸。男孩表情鬆軟了,且同意以後不會再隨意讓別人這樣對待自己,也不會這樣對待別人。 

然後我請女孩留下來再談一下,女孩沒想到還有下一場,更不高興了,雖然不高興,她還是回答了我的問題。女孩說,班上有一些同學都在玩捏乳頭的遊戲,大部份是女生捏男生,學校老師應該不清楚這件事。我問:「為什要捏?」女孩說:「好玩。」「捏乳頭和捏其它地方有什麼不一樣?」女孩說:「比較痛,所以比較好玩。」「為什麼男生不捏女生的?」女孩說:「他們不敢,這樣很色。」「為什麼女生捏男生就不色?」女孩:「女生又沒有那個意思。」我可以明白女孩需要這樣防衛自己,我也相信她動手的當下真的沒有想那麼多。

一邊和女孩談,我一邊想起曾經聽過的故事。一位基地的義工說,小學高年級時有一陣子班上流行男生摸女生胸部:男生們互相較量,比誰敢去摸女生的胸部,敢摸的人就成了英雄;而女生們在莫名其妙的氣氛下,也要去選擇自己是敢被摸還是不敢被摸。義工說,事後回想起來,實在很不可思議,全班沒有人拒絕玩這個遊戲,或許是因為真的很刺激吧。但是不論男生或女生,都在遊戲裡失去自己真實的感受以及對自己的評價,不但把侵犯別人當成勇氣的表現,也把敢被別人侵犯當成有勇氣的表現,整個人都錯亂了。

我把那位義工的故事說給女孩聽,並告訴她:「對異性的身體有好奇,是很正常的生理發展,但捏乳頭這樣的遊戲藏有對人的侵犯侵犯人的身體、侵犯人的隱私。還有很多複雜說不清楚的東西有的人在這樣的遊戲裡,得到性的刺激;有的人借機親近自己喜愛的人;有的人在這樣的遊戲裡,因為可以控制別人而得到滿足感。最重要的是,把這件事當成遊戲,就表示你也同意別人可以這樣對你。但我一點都不覺得你會想要被別人這樣對待。講這麼多,最希望你知道的是,你的身體需要你的保護。」

談完後,女孩沒有了不高興的神情。我本來擔心,講得太重,壞了兩小無猜的發展,還好女孩和男孩還是玩在一起,並少了許多的打鬧。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會有這些變化,但孩子們有能力玩,且不會玩過頭,總是好事一樁。

學期末時,基地掛出讚美牆,大人小孩互相寫讚美卡。出乎意料之外,我收到一張女孩寫給我的讚美卡,上面寫著:「謝謝妳那天對我說的那些話,我以前從來沒有這樣想過。」

女孩和我對望,彼此心照不宣,我知道她未來一定有能力保護自己。

teena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