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寫聯絡簿 江思妤

國一的偉偉,一進基地就愁眉苦臉,說一整天都在考試,累壞了。我們陪他說說話,問他考了什麼、成績不好會有什麼後果、他自己很想要考好嗎?好不容易偉偉心情稍微好一點,坐下來打開聯絡簿,心情又盪到谷底。偉偉說:「不知道要寫什麼,今天都在考試,沒什麼好寫的。」

小孩不會寫聯絡簿對我們來說不新奇,這一年基地開辦陪讀課程,想要更細緻照顧孩子們學習的需要,針對孩子們學習的困難提供一對一的協助。結果孩子們最常出現的困難,竟是:不會寫聯絡簿,不知道要寫什麼。

我們曾經懷疑這個「不會」:寫聯絡簿和寫英文數學測驗卷(大部份孩子的回家作業都是寫測驗卷)或寫罰寫比起來,實在簡單太多,沒有道理不會寫。雖然我們不會直接斷定孩子偷懶,心中難免還是有些嘀咕,但和孩子一起打開聯絡簿時,這些嘀咕就立即消失了。

孩子們的聯絡簿上有許多欄位,除了雜記小孩每天要完成,還有考試成績欄、回家作業欄、家長老師簽名欄以及評語欄。老師的回應或評論多是用紅筆寫下,於是孩子們的聯絡簿上總會出現許多紅色的問號(沒有寫雜記),圈圈(沒有登記成績、家長沒簽名),框框(訂正錯字),偶爾會有紅色的文字:要交參考書測驗卷的錢、制服要換季、要補寫、要罰寫、要訂正

孩子們並非每一天都不會寫雜記,相反的,許多孩子剛開學時都非常認真寫雜記,有的孩子寫對自己的期許,有的孩子寫當天發生的趣事,有的孩子像記流水帳記錄自己的一天,也有孩子在雜記上告起同學的狀。

但聯絡簿上的藍筆(或鉛筆)與紅筆,像立體空間裡的歪斜線看似相交其實在不同的平面上不論藍筆寫了什麼或沒寫什麼,紅筆一貫的畫圈、留下問號、罰寫讓人忍不住想:既然寫什麼都一樣,那又何必寫呢?但轉念一想:如果寫什麼都一樣,那就照自己的意思寫吧。於是我們開始了陪孩子寫聯絡簿的日子。

P1060219  

為了寫聯絡簿,我們和孩子聊起在學校的生活,老師上課講了什麼,今天和同學玩了什麼,上學前去了那裡,放學後做了什麼。讓人心疼的是,許多孩子往往講不出上課的內容,不是聽不懂,就是只記得一個標題;孩子們說下課不能去操場玩,不能去隔壁棟找不同年級的鄰居或兄弟姐妹,終於想到一個放學後和同學在路上玩追來追去的遊戲!第二天老師的評語來了:不要在路上玩危險的遊戲。

雖然老師不知道我們經過了一個小時的討論才寫出這個內容,但有回應都是好事。於是我們繼續陪孩子寫他有感覺的內容:上課很無聊都聽不懂、自然老師帶大家去打球超好玩、今天在上學的路上看到一個車禍、三重基地請大家吃餅乾和冬瓜茶,可惜沒有奶茶、爸爸把電腦鎖起來我只能看電視、今天小考有一科及格老師時而回應「不可以」「不好」「讀書很重要」,大部份時候還是只有簽名或閱字。

每天晚上,孩子們主動打開聯絡簿,等我們和他一起聊天,然後開寫。一年後,不會寫聯絡簿的孩子都可以自己寫了,偶爾要撒嬌討論一下;但那些紅色的問號、圈圈與評論,仍然和剛開始的時候一樣。

於是我們知道,我們真的很會陪孩子寫聯絡簿。看著偉偉對聯絡簿嘆氣,說:「不知道要寫什麼,今天都在考試,沒什麼好寫的。」我們想,是發揮本事的時候了,就提議:「你不是說考試很煩,沒有必要考那麼多試,只會越考越笨,要不要寫這個?」沒想到偉偉斬釘截鐵的說:「不可以,寫這個會被罵。」「但你寫的是你今天真實的心情。」我們試著說服他,偉偉更堅定的說:「雜記不可以寫實話,只能寫老師喜歡聽的話。」

我們陪孩子寫聯絡簿這麼久,偉偉是第一個直接清楚說出事情要點的孩子。那些紅色的「不可以」「不應該」「不對」讓人自然學會聽話、乖順、服從,以及做假。不想做假的孩子,因此被困住,不知道如何是好。

從這個角度看來,孩子不會寫聯絡簿或亂寫聯絡簿,其實是件好事,因為,他保有了自己。

teena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