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髒話,要罰親臉頰? 江思妤(人本教育基金會三重青少年基地館長)

國三的小惠在課堂上說了不好聽的話:白痴、白爛,老師要她罰寫「我上課不講髒話」五百遍,如果不寫,就罰去親總務主任,而且要拍照,把照片放在畢業紀念冊上。為何是親總務主任,而不是其它的主任?老師說:如果是女學生就要罰親男老師;如果是男學生就要罰親女老師。

罰則出來後,一下課同學們就拱著小惠去親總務主任,還有一群人跟著要去拍照。總務主任拒絕了這件事。提出罰則的老師卻說:沒關係,那就隔天再親。

小惠當天晚上來到基地時,一臉不高興的告訴我們這一切。我們問她,為什麼要講那些話?小惠說:「就習慣啦,又不是講真的。」「為什麼不選罰寫?」小惠說:「要寫很久唉!」「你覺得老師為什麼要處罰你?」小惠說:「大家都這樣講話啊!只是大家都不會讓老師聽到,我又不知道老師來了,如果知道我也不會講。」

老實說,我們實在無法認同小惠這樣避重就輕逃避責任。隨口對人說:白痴、屁股,讓所有聽到的人都不舒服。別人這麼做,並不代表我們就要和別人一樣,更何況,她明明可以不這樣講話。但小惠在氣頭上,還不是和她談面對自己不足的時候。於是我們轉問她:「那你打算怎麼辦?」沒想到小惠說:「沒關係啊,要親就親,沒差,反正是親臉頰也不是嘴對嘴。」

這下我們真的擔心了。

小惠喜歡隨口罵人的毛病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如她所說班上許多同學也都這樣,從國一到國三,老師處罰講髒話的人寫「我上課不講髒話」一百到五百遍不等、也記了警告,但都無助於改善講髒話的現象。現在,老師竟然想要用帶著強烈性騷擾與性暗示的處罰去親異性老師臉頰,並且拍照存證來改善講髒話的狀況。

如果老師明知道這樣做有性暗示、性騷擾的意味,還故意這樣安排,實在讓人擔心小惠以及小惠同學們的安全。如果老師對這件事完全沒有感覺,對被侵犯或侵犯人沒有敏感度,那也讓人擔心小惠他們這三年受到的薰陶或許這就是小惠覺得「要親就親,沒差!」的原因。

小惠發洩完情緒,就不想再討論這個話題,我們也只好先由她。畢竟眼前重要的是,老師這個親臉頰的處罰方式。

第二天一早我們打電話給校長,說明事情的來龍去脈,校長很客氣的聆聽,也明確的說老師這樣處罰是不對的,他會去和老師說不可以再這樣。但校長也為老師的行為找了理由,說這是為了激勵學生。雖然不知道校長會怎麼處理,但至少確定親臉頰這件事應該不會發生。

晚上小惠來基地,我們才知道後續的狀況。校長找了老師,老師就去找小惠,老師說:「不要親男老師,就親女老師好了,沒有老師要被親,不然就親老師本人,一樣要拍照,一樣要放在畢業紀念冊上。」

小惠對我們說:「你們不要再打電話去學校了啦,我們老師人很好,都會請我們吃東西,是因為老師和我們感情很好才會想到這個方法。我們班的人不但沒有覺得不好,還覺得很好玩。」

被強迫去親一個人的臉頰怎麼會是好玩的事呢?老師對人身自主權怎麼會這麼沒有敏感度呢?校長到底對老師說了什麼,為什麼老師以為只要親女老師就沒問題呢?

P1110660  

但無論如何,因著小惠的要求,我們終於有機會對她說我們的想法,我們說:任何一個人的身體都不可以被侵犯、就算不是嘴對嘴而只是親臉頰,如果不是在雙方自願的情狀下自然發生,都是對人的侵犯;全國各地有許多校園性侵的事件,我們知道有老師會越界,因此更在乎要讓學生懂得保護自己;親人臉是一種情感交流的方式,不可以用來當作懲罰;小孩子不懂事會玩過頭,老師應該明白這個分際;我們打電話去學校,不是為了找老師麻煩,而是要協助校長老師守住這條重要的身體的界線。

小惠聽了這一番話,不再要求我們不要打電話去學校。但也堅持後續的事她自己處理。過了好一陣子,我們問小惠親臉頰的事後來怎樣,小惠說老師很忙,一直沒空處理。最後這件事就這樣不了了之。

這是幾年前的事情了,每次看到校園發生性侵的事件,就讓我聯想起這件事。為什麼校長會讓老師以為罰女學生親女老師臉頰就沒關係呢?如果一開始總務主任拒絕學生親臉頰的同時,多追問幾句,並且直接去和老師談,事情應該會很不一樣吧?

撇開性騷擾的疑慮。這一切的初始,本來是為了解決講髒話的問題。但老師似乎不曾思考過學生為什麼愛講髒話,就連校長也說這是個激勵孩子不講髒話的方式,只是方式錯了。

因為講髒話而罰寫、記警告記過、罰站、罰愛校服務一直到罰親臉頰,當人們不去認真面對事情背後的原因時,會走出一條多麼奇怪的道路?

 

〈原文刊載於《人本教育札記》274期〉

teena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