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青少年基地需要你的傾囊相助
邀請你一起以捐款方式支持基地,劃撥帳戶:財團法人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捐款帳號:13385805;並請於劃撥單上備註『三重青少年基地』,即可專款專用。

阿瑋  ◎ 江思妤/三重青少年基地館長  

三重青少年基地國中英文、數學補救教學課程每一年九月開學時,都會吸引三、四十位新孩子報名參加。在招生傳單上,我們特別標注「成績不及格者優先報名」,或許因為這樣,剛來基地上課的孩子,總是異常的害羞且安靜。但去年,國一新生阿瑋才走進基地看到人就喊:「我操你媽的,今天要上什麼課?」,可把我們嚇一大跳,我們迎上前去,問他: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心裡想的是,這個孩子怎麼沒有其它孩子的羞澀,為什麼會對陌生的環境那麼的放心、放肆?

那一天,阿瑋完全不回應我們,一派輕鬆的說沒事,還一副「你們怎麼了?為什麼這麼大驚小怪?」的樣子。在基地門口把我們敷衍過去後,阿瑋很快地上到四樓和同學們打成一片,那一天開始,阿瑋就成了我們每週開會討論的孩子之一。

阿瑋上課時會一直找人講話,很喜歡回答老師的回題,但大部份都是為了要把老師扯離正題;另外,阿瑋無法好好的坐著,我們請助教從旁觀察,發現他坐不到五分鐘,就會不自覺地想要離開椅面離開桌子;阿瑋很容易講髒話,提醒他時會說,哎啊不好意思,但下一句還是出現三字經。最讓人不解的是,阿瑋每天進基地的第一句話都是:「我操你媽的,今天要上什麼課?」

另一方面,阿瑋的英文、數學都不好,英文單字幾乎記不住(剛開始連YOU都拼不太出來),也沒有能力跟著唸;雖然會做三位數的四則運算,但遇到正負數的加減乖除就一團糟,遇到未知數,原本會的四則運算也變成不會。最重要的,阿瑋對學習很沒有信心,小組討論時,稍微反問他一下,就會想要改答案。

我們試著理解阿瑋的狀況,也猜到他可能是注意力缺失,改變需要時間。但真正讓我們困擾的是,他從來不示弱、不求救、不真正的認錯。和他談講髒話、談上課大聲聊天、談別人排斥他,不喜歡他…,阿瑋不是馬上認錯說要改,就是說又沒有怎麼樣、沒有問題啦、沒有關係、我不在乎。我們試著問阿瑋在學校也是這樣嗎?學校老師都怎麼辦?阿瑋總是說,都一樣啊,也沒有怎麼樣。我們跟父母連絡,媽媽只委婉的說,阿瑋小學時很乖,不知道為什麼上了國中,學校一直找,談到阿瑋坐不住,英文單字背不起來的狀況,媽媽總以為是阿瑋懶惰、不認真的結果。

十一月中,阿瑋同班同學神秘地把聯絡簿拿給我們看,導師在聯絡簿上大大的寫著:「江家瑋沒有家教,沒有救。」我們仔細問了阿瑋在學校的狀況,才知道,他在學校己經被記了好幾隻警告,而且父母三天兩頭跑學校。這段期間,阿瑋在基地的狀況,也沒有明顯地起色,各種事情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

十一月底,阿瑋和幾個孩子一起欺負人,全部人一起談完後沒幾天,阿瑋又和對方起了口角,情急之下,阿瑋把手上冰塊往對方頭上丟。我們單獨和阿瑋談,阿瑋很快地承認丟冰塊的事,並且說,他不會再這樣了,說完就想離開,但我們不願意結束談話,認真舉證他過去的承諾都僅止於口頭,並且表示我們真的在乎他,如果他做不到,不要給承諾。沒想到談到這裡,阿瑋兩手一攤,問,那到底是要我怎麼樣?言下之意就是,那些承諾是你要我給的,你現在又說不要,那到底是要我怎樣?這時,我們才知道,從一開始,阿瑋就在陪我們演戲。

想到阿瑋的老師聯絡簿上的評論,想到他開學以來,在基地出事情談話時總是客客氣氣,快速認錯,大方地細數自己的不是。我們終於明白,對阿瑋來說,打罵也好、講道理也好、記過記警告也好、談話也好,反正大人的終極目的就是要他乖、聽話、不要吵鬧、不要講髒話、不要欺負人……大人只在乎阿瑋的行為合不合乎大人的標準,沒有人在乎他真正的感覺,所以阿瑋練就一身敷衍大人的能力,只要在大人面前裝乖,一切都好搞定。

明白了阿瑋的想法,我們認真跟他說,如果他真的認為這件事沒什麼,那我們今天可以先不處理,雖然我們希望阿瑋不要傷害人,但我們真的一點都不想要一個假的承諾。我們不打人,不罵人,不處罰人,是因為我們相信,人有能力為自己負責任,但現在我們彼此對責任的看法不同,我也需要一些時間想一想可以怎麼辦。

不知道是因為那一番話觸動了他,還是他覺得就算今天沒事,明天也還要再談,無論如何,阿瑋最後決定要去跟對方面對面道歉,並且接受對方的道歉。雖然雙方都道了歉,但我們知道,阿瑋心裡還有很多很多,長期裝乖的委屈,讓他沒有辦法真的原諒人,畢竟他沒有機會真正原諒自己。

接下來的日子,我們特意花心思,在看到阿瑋的好時,立即回饋給他;在處理衝突時,把所有我們知道的事實,完全不保留的告訴他,讓他知道到我們願意相信他;當我們不認同他的決定時,我們一定尊重他的決定,但跟他說明我們為什麼不同意,並請他給我們機會再想想我們的建議。

那次談話後,阿瑋的上課狀況忽然明顯進步許多,雖然三不五時還是會和人起衝突,但他越來越樂於參與課堂上的討論,有能力完成學習單,對自己的答案也越來越有信心。

十二月底,阿瑋的媽媽憂心忡忡地拿一份導師給的記錄給我們看,老師寫著:江家瑋,班上的問題人物,人緣很差還不自知。上課破壞秩序,對同學動手動腳。不誠實,做錯事都一臉無辜,除非老師將明確事證列出,才會避重就輕坦承部份罪行。是個狡猾的學生。愛說髒話。若看其連絡簿的內容,又會覺得他是一個會反省的好學生,時常呼籲同學們要團結,上課要守秩序,但事實上,他就是破壞秩序的罪魁禍首;我認為日記內容是刻意寫給家長看的!接下來一一列舉開學到現在阿瑋在學校種種惡行惡狀,寫了滿滿一張A4的紙。

看到老師的記錄,我們想著阿瑋在學校的日子,忽然明白,他為什麼一進基地就要喊:「我操你媽的,今天要上什麼課?」。同時,也才想到,己經好一陣子沒有聽到阿瑋進門的每日一喊了。

阿瑋在英文課上曾經很認真的說,「I AM PETER」是「我是青蛙」,我們知道他是因為不知道PETER是什麼意思而胡亂猜了一個青蛙,但不知道為什麼,這件事一直繞在我們心頭,或許是因為,說 PETER是青蛙實在太離奇,也或許是因為,阿瑋自己就像個困在青蛙身體裡的王子,因為一直等不到公主,而忘了自己其實是個王子。

學期末時,我們在基地課堂上唸讚美卡給大家,阿瑋聽到每一張讚美卡的內容,都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這不就是在說我嗎?

看到他這樣公然的想要被讚美,想到第一次讚美時,他一臉不屑的表情,再想到導師說他「人緣很差還不自知」「不誠實」「是個狡猾的學生」。我們多麼希望,阿瑋的導師可以明白,他所認識的阿瑋,其實是阿瑋依著老師的期待扮出來的,而真正的阿瑋,還被他自己珍藏在裡面,等待探頭出來的機會。

創作者介紹

三重青少年基地

teena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O
  • 江家瑋是本名吧。
  • 珮筠
  • TO YO : 文章裡用的都不是本名。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